龙8国际app

时间: 2019-09-01    阅读: 901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庆兔兔

2738-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三日星期四多云8℃~-1℃客厅早晨温度13℃ PM2.5-153

雾气越来越淡,阳光比昨天还是有了一点生气。

九点半没有看见外婆回来,却看见爸爸走了过来。

爸爸说:“我要去公司一下。”

爸爸说打电话我没有接,我看了手机是爸爸打了好几个电话,外婆也给我打了电话。

来到妈妈家,庆小兔还躺在床上喝奶。

外婆要庆小兔快一点喝奶,庆小兔还是一边玩一边喝奶。

我用外婆的手机拨我的电话,我的手机只是轻轻地嘀了一声,接着就变得鸦雀无声。

我是一个现代社会的落伍者,看着手机听筒的音量是最大。我却不知道怎么才能够起让手机起死回生。

庆小兔终于穿好衣服,外婆给庆小兔喝咳嗽药,外婆拿着量杯过来了。

外婆说:“小九把糖水喝了。”

庆小兔拿着小量杯,庆小兔一仰头就把咳嗽药喝了。

外婆又拿来了咳嗽药,庆小兔仰头喝药,庆小兔发现餐桌上的安慕希酸奶,庆小兔把小量杯递给我。

庆小兔说:“没有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餐桌上的安慕希酸奶。

小量杯里的咳嗽药没有喝完,我拿着小量杯给庆小兔看。

我说:“你的药哪里喝完了,你把药喝了,你就不会咳嗽了。”

庆小兔还是在用手够安慕希,我把安慕希递给庆小兔。

我说:“你把药喝完了,我们再喝酸奶。”

庆小兔一仰脖子,量杯里的药喝的干干净净。

庆小兔打开门走了出去。

外婆说:“现在小九会开门了。”

我说:“除了姨妈家的门庆小兔还够不着,其他的门庆小兔都会开了。”

庆小兔把安慕希酸奶递给我,庆小兔要我牵着下楼。

小区门口小超市豆苗外婆喊住我们,原来豆苗在坐摇摇车。

庆小兔看见豆苗,庆小兔低着头,庆小兔不抬头看豆苗。

豆苗从摇摇车上下来,豆苗外婆要豆苗喊人,豆苗都喊了,要庆小兔喊,庆小兔就是低着头。

豆苗外婆给庆小兔小块的煎饼,庆小兔还是接过来拿在手里。

我的腿上湿疹那么多年了一直没有好,我在医院开了那么多药,抹来抹去没有一点减轻,我又吃了几千块钱的中药,一样没有任何效果,我的有一点绝望了。

我想起来气功,气功虽然神奇,但是气功不是万能药方,气功不能包治百病。

外婆还是不断地给我买药抹。

外婆今天买了一管药,一个年轻的营业员跟了出来,问了我一大堆问题,营业员问的我一样也没有。

外婆还是买了一盒医生推荐的药。

外婆说:“刚才那个人说,这个药能够治好的,她说她是医生。”

我说:“这么年轻是医生,他们只会哄老年人。”

我问:“多少钱一盒?”

外婆说:“九十九块钱一盒。”

我说:“这么一点点药要那么多钱。”

我看了一下说明书,说明书里说的应用范围就是刚才问我的那些话,那么多的适应症,就两个字和我有关就是去湿。

我说:“这是中药,说明书里竟然有西药成分,这是国家明令禁止的。”

外婆说:“你不是说,随便吃随便抹,说不定哪一种药就会起作用的。”

我说:“试吃试用没有问题,关键我们还要用脑筋想一下,这些药里的成分是不是可能起作用,别人说的道理要能够说服自己。”

外婆说:“上当受骗就一次,下次我们再试试其他药。”

我上初中的时候得过一次脚气,严重的让我不能走路,冬天脚不敢放在被子里。我用了无数的药,我看了所有能看的书,有病乱投医,没有药了就换一种。整整两年半,最后脚气莫名其妙地就好了,也不知道是哪一种药起的作用,我也不知道我是用了哪一种民间秘方治好的。

药店没有给你看病的医生,药店只有给你推销药的营业员,挂羊头卖狗肉是药店常用的伎俩。

也可能药店会聘请一个退休的医生护士,但是他们看病会冒着风险,他们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更容易推销药品,他们的工作可以得到更多的回报。

回来庆小兔就把滑板车推出来,庆小兔两个手扶着龙头,庆小兔一个脚踏上去,庆小兔另外一个脚刚刚用力蹬,滑板车的龙头就倒向一边。

庆小兔把滑板车龙头扶正,庆小兔再小心翼翼地蹬了一下地面,滑板车还没有走一点,滑板车就又歪倒在地板上。

于是庆小兔不再把一个脚放在滑板车上,庆小兔两个手扶着滑板车的龙头,庆小兔岔开两条腿,庆小兔两个脚站在滑板车的两边,庆小兔推着滑板车在走。

尽管推着滑板车吃力又走不好,庆小兔还是在客厅里转了好几圈。

妈妈给庆小兔买的滑板车前边是一个轮子的,这种滑板车以前在电影里看到过,是成年人大孩子玩的体育项目。

滑板车前边一个轮子容易转弯,但是现在是小孩子玩滑板车,一个轮子就站不稳了。

现在市面上卖的滑板车前边都是两个轮子,而且前边两个轮子间距很大,孩子站在上边可以稳稳当当。

庆兔兔就非常喜欢这种滑板车,可惜没有一个小朋友愿意把滑板车借给庆兔兔,庆兔兔用自己的车子也没有换到过,就连庆兔兔的好朋友奇兔兔也没有把滑板车借个庆兔兔骑一次。

我要妈妈买一个这样的滑板车,我忘了妈妈用什么样的理由拒绝了。

现在庆小兔也开始骑滑板车了,我想买一辆滑板车给庆小兔,我也想在网上给庆小兔买白板笔,还有庆小兔喜欢的泡泡水。

可惜我现在已经完全不懂怎么在网上购买这些东西。

十三点半庆小兔从外边回来,庆小兔好像热气腾腾,庆小兔的脸红彤彤的,庆小兔的罩衣已经拿着外婆的手里,庆小兔的棉袄也敞开着。

一进门外婆就说:“赶快给他洗一下。”

我问:“怎么庆小兔玩了脏东西了。”

外婆说:“他是到处乱爬,身上没有一处是干净的,浑身上下都是灰。”

我说:“小男孩如果不爬不跑不践反而就奇怪了,这样的孩子长大了才能有一个好的身体,有一个敏捷活动能力。”

身上有灰可以拍打一下就可以,反正每天庆小兔还要换衣服,但是马上就要睡觉,庆小兔还是要一个干净的环境。

庆小兔说:“姐姐,姐姐。”

我问:“什么姐姐呀?”

外婆说:“小九看见一个姐姐,庆小兔就跑过去和小姐姐玩,小姐姐并不是愿意和庆小兔玩,庆小兔反正一直跟着小姐姐的后边。”

走进卧室,庆小兔说:“奶奶。”

我说:“你脱衣服,外公给你冲奶。”

外婆说:“以后要把小九的坏习惯改掉,睡觉就要喝奶,以后上幼儿园怎么办。”

我说:“上幼儿园,等庆小兔上幼儿园多大了,庆小兔还要等两年。”

外婆说:“你知道妈妈准备什么时候送小九上幼儿园呀?”

我说:“喝奶并没有坏处,什么事情都要顺其自然,只要不是不良嗜好,不是影响睡眠吃饭,我们都可以容忍放行。至于妈妈什么时候送庆小兔上幼儿园无关紧要,环境会改变一个人,到了一个新的环境,庆小兔会很快适应的。”

庆小兔喝完奶,庆小兔把奶瓶递给我,我给庆小兔唱儿歌。

外婆突然把手电筒打开了。

我说:“你打开手电干什么?”

外婆说:“你不看小九的胳膊都在外边了。”

我说:“在外边你就把他的胳膊放进去。”

当外婆把手电筒关掉的时候,庆小兔伸出手要手电筒。

外婆说:“睡觉了,睡觉不能玩东西。”

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爬起来去拿手电筒,外婆不让庆小兔拿,庆小兔马上就哭了起来。

我说:“已经睡觉了,你打开手电,庆小兔看见不一样的东西,庆小兔又想到要玩了。”

庆小兔伸出手要我抱,我过来拍庆小兔。

外婆说:“外婆抱着小九睡。”

庆小兔不要外婆抱,庆小兔从被窝里爬出来坐在枕头上,庆小兔还是要我抱。

外婆说:“你还坐在这里干什么,让他哭一会,过一会他就自己睡了。”

庆小兔哭了二十分钟,外婆哄庆小兔已经没有了耐心,我走进卧室把庆小兔抱了起来。

庆小兔马上不哭了,庆小兔趴在我的肩膀上睡着了。

庆兔兔回来就开始做作业,庆小兔跟着庆兔兔来到书房。

庆小兔跟庆兔兔要笔,爸爸拿了一支铅笔给庆小兔,庆小兔拿着铅笔在纸上画了几下,庆小兔举着铅笔说:“没有。”

庆小兔是说的意思是铅笔画的不明显。

我说:“书房有白板笔。”

庆小兔拿到白板笔就聚精会神地画起来。

姨妈说:“小九,你不要在姨妈的桌子上随便画,你把姨妈的桌子画脏了,姨妈要你赔哟。”

爸爸笑着说:“我们就把小九赔给姨妈算了。”

庆小兔很少在其他地方画,庆小兔基本上都是在纸上画的。

庆兔兔从书房出来了,庆兔兔目光呆滞,庆兔兔不断地抽泣着。

庆兔兔一边吃饭,庆兔兔的抽泣也没有停止过。

爸爸说:“你是不是还要爸爸揪你的耳朵吗?”

现在庆兔兔正在学习不同的单位的进位和加减,庆兔兔属于脑子转圈慢一拍的那一种孩子,进位庆兔兔知道,加减法庆兔兔也会,但是把进位和运算放在一起,庆兔兔就经常犯糊涂了。

没有一个人天生什么都会,不是每一个人点一下就会懂了,大部分孩子还需要一个适应过程,我不知道爸爸为什么要揪庆兔兔的耳朵。

庆小兔看见庆兔兔借的一本地理图书,庆小兔把书放在书包上看,庆小兔把这本书放在地上,庆小兔趴在书上在看。

庆小兔不断地用手指着书上的画在说着。

这是一本八开特大号的硬皮书,将近有四百乘五百那么大。

我不怕庆小兔看书,我怕庆小兔把书撕坏了,虽然庆小兔不会故意撕书,有时候庆小兔有意无意地就会把书页扯破。

我拿了一本科学漫画给庆小兔,庆小兔接过科学漫画,庆小兔把手里的漫画书给了我。

姨妈用手指着庆小兔说:“你们看你的儿子,怎么在看书的哟。”

妈妈低头看了一眼说:“小九,地上有巴巴。”

庆小兔说:“地上没有巴巴。”

庆小兔继续看他的漫画书。

窗外出来刺耳的鸣笛声。

庆小兔站起来说:“救护车。”

庆小兔拉着妈妈的胳膊说:“救护车。”

妈妈说:“哦,救护车。”

庆小兔学着救护车的叫声:“呜呜。”

妈妈说:“对,救护车是这样叫的,呜呜。”

庆小兔又走到爸爸跟前。

庆小兔说:“爸爸,救护车。”

爸爸说:“救护车。”

庆小兔嘴里说着呜呜,庆小兔用手指着从窗户的一边移到另一边。

爸爸说:“嗷,救护车从这里开了过去了。”

庆小兔来到我的电脑旁边。

庆小兔用手指着窗户外边说:“外公,救护车。”

我说:“有人生病了,救护车把病人接到医院去看病。”

姨妈从屋里走出来,庆小兔马上迎着跑过去,庆小兔两个手抱着姨妈。

庆小兔说:“姨妈,救护车。”

姨妈说:“救护车是不是一下子就开了过去。”

庆小兔用手指着外边划了一圈说:“呜呜,呜呜。”

庆兔兔在踢球,庆小兔跟着后边追庆兔兔,庆兔兔来到皮球跟前,庆小兔也抬起脚去踢。

庆兔兔先来先到,庆小兔踢了一个空,庆小兔转身就去追球。

两个人嘻嘻哈哈,两个人你追我赶,两个人哈哈大笑。

姨妈过来摸了一下庆小兔说:“乖乖呀,你出了那么多汗呀。”

姨妈把庆小兔的罩衣脱了,姨妈把庆小兔的棉袄脱了,姨妈把庆小兔的棉背心拉开了,姨妈拿了毛巾给庆小兔擦汗。

庆小兔拉着妈妈说:“妈妈,打架。”

妈妈说:“好好的,打什么架呀。”

姨妈说:“小九,姨妈和你打架。”

姨妈对妈妈说:“小九说打架就是打跆拳道。”

庆小兔打拳就像孙悟空一样,蜷缩着身子,微微弯曲着腿,庆小兔的两个拳头不停地打出收回,庆小兔有一点像小猴子的打架动作。

我拿了手机来录像,庆小兔却又停了下来。

妈妈说:“庆兔兔,你打一遍黄绿带的动作,让小九和你一起打。”

庆兔兔打了几个回合,庆小兔只是看着,等庆小兔想跟着一起打,庆兔兔已经结束了。

姨妈说:“小九,你打架给外公看。”

庆小兔打着跑着,庆小兔一下子跑进房间,房间里没有开灯黑黢黢的。

姨妈说:“小九打拳喜欢在房间里打。”

听到房间里传来庆小兔嘿嘿嘿打拳的声音,可是房间里没有光亮,我没有办法录制庆小兔的动作。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