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app

时间: 2019-07-12    阅读: 836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莫若忆

我知道,他会回来的。白马的声音有些轻柔,许是终日饮酒所以声音显得沙哑。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对我说的话。

我是一个写书人,在这片天地里游荡搜集着写作的素材。时间把我的名字掩盖,连我自己都记不起来。也许,我本就不曾有过。

我曾听过一个传说,在这世间有一种人受到了老天的偏爱。他们的血可以生死人肉白骨。他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死亡,每当他们濒死时便会暂时在这世间消散,然后会在某个世间某个地点重新复活过来。只不过他们关于之前的记忆就会全部消失。他们会一次又一次的重头开始着自己的人生。

所以白马坚信枯叶并没有死,他能够不吃不喝在蛟的肚子里生活了两百年所以他一定是那种受到老天偏爱的人。所以她相信有一天他会回来的,回到这个他们约定好的城门口。只是她忘了,即便他回来了,他也不会记得她,而她也认不出变了模样的他。

白马总是在抱怨自己的酒不够烈,所以我会在每年的重阳时来到此地带上几瓶各地搜集的好酒来与她畅饮。

她也总是在酒后絮叨着她和枯叶的往事。她讲了很多,包括她的名字是根据主人月夜座下的白马起的,包括她和蛟恶战后从蛟肚里救出了枯叶,也包括那一晚她为了救他和数千月卫大战了一场。那晚她喝下了生平以为最烈的酒,也是在那晚过后她再也没见过枯叶。

我曾听说,有人发明了一种药酒,是采集天地间的十种毒药酿制而成,喝下后可以在短时间内获得十倍于己的力量,但代价是,死。

白马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只是在第二天醒来时发现一切都不存在了。枯叶不见了,月卫夜和月卫也不见了。所有的一切就好像做梦一般,消失的毫无痕迹。

他跟我说,这对于枯叶而言是一种解脱。我不恨他,真的。毕竟他是我的主人。白马的眼中含着泪。她有些理解枯叶,理解初见时他身上那种哀伤。那是孤独的人在见到活人后的喜悦。

白马固执的守着城门口,一年,十年,百年的等下去。我不知道她还要在这里守多久,我只是每年如期而至的陪她畅饮。

她总是央求我给她和枯叶写个故事。我给了她一叠白纸。她醉眼惺松的看着白纸,看的十分认真,而后一边流着泪一边说我写的真好,再之后就醉倒在桌上。我习以为常的将那些白纸收起,等待来年再拿给她看。离开时我总会在她手心画上一只枯叶蝶。

然后,等到来年再来时,我还得和她重新认识,重新的介绍我自己,重新地听她讲她和枯叶的故事。她才是那个被老天钟爱的人,只不过她为了记住过去而选择了忘记现在。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