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app

时间: 2019-04-14    阅读: 786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Foam

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何况这个寡妇还是个姿色犹存,三十出头的半老徐娘呢。

黄寡妇的杂货店开在小镇的西头,经营着米面油茶等一些日常家什。生意不好不坏,也算能够勉强维持营生。

黄寡妇不是镇上人,夫妻俩原来是县剧团的。剧团解散后,各人自寻门路。她跟随丈夫回到婆家居住的镇子,开了这家杂货店。平静的生活夫唱妻和,小日子很美满。老街人还时不时听得黄寡妇在家里,悠闲地唱上一段优美高亢的戏剧花腔。

黄寡妇的男人,外出遭遇车祸罹难。她年纪轻轻守了寡,没有孩子,一心一意侍奉年老多病的公婆过日子。镇上的大婶大娘给黄寡妇说了好几个对象。黄寡妇心气高,一个也看不上。大婶大娘们也懒得再操这门子心思了。

不久镇上传言,黄寡妇很镇东头的赵子关系密切。人们闲言碎语,疑惑不解,赵子长得英俊潇洒,可是他是有家室的人,而且岁数比黄寡妇还小几岁啊。

赵子是外地人,他来这里开了一家古玩店。这几年古镇上,常常有外地游客光顾。他靠卖一些四村八乡收购来的旧物件,赚取外地游客的钱。

小镇的日子像白开水一样苍白乏味,人们习惯了这么无聊单调地度过。

突然间大家亢奋起来,聚在一起,议论纷纷。听说上面拨出重金,要将小镇打造成一个星级的旅游度假景区。镇里要重新规划打造老街景观,每家能够得到一笔不小的补偿款。人们感觉今后小镇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一天赵子来黄寡妇的铺子买烟。遇上王光明凑在黄寡妇的身边,蹭来蹭去,色迷迷地动手动脚。黄寡妇躲躲闪闪,回避着他。

王光明是镇上的头面人物,是堂堂的副镇长,而且担任新成立的小镇景区管委会主任。

看见赵子恨恨的眼光,王光明讪讪一笑,解释说,他正在为黄寡妇讲解镇上对每家每户的补偿政策。

王光明走后,赵子对黄寡妇说,这人心怀不轨,你要小心。黄寡妇说,我知道。你知道还与他拉拉扯扯的。赵子有些气愤。

黄寡妇低头不吱声。

更深人静,一片静谧,各家各户已经睡下。突然镇里起火,从梦中惊醒的人们慌乱了,街上全是土木结构的老房子,一旦火势蔓延,整个镇子顷刻间就会化为灰烬。经过众人全力扑救,大火被扑灭,损失不大,人们彻底松口气。

火源是从黄寡妇家起来的,大火烧塌了她家的半个门面。

面对大家的询问,黄寡妇十分沮丧,她说她已经睡下了,不知道怎么就起火了。大伙注意到,黄寡妇店铺的商品烧毁不少,看来她的生意也做不成了。万幸是人没事,而且房屋还可以住人。大家连连安慰惊惶不安的黄寡妇。

第二天,黄寡妇正在清理自家小店,将没有烧毁的,还能用的物品扒拉出来。王光明来了。黄寡妇耷拉下眼帘,没有理睬他。

王光明对着黄寡妇说,镇里考虑到你的实际困难,决定为你补助建房款三万元。这是镇领导对你的关心和爱护,你要懂得好好感谢啊!他嬉皮笑脸,顺手捏了一下黄寡妇白白的脸蛋。

黄寡妇惊恐地挡开他的手。王光明仗势人高马大,用力将黄寡妇往里屋推搡拉拽。

这时门口人影一闪,有人进来,来人是赵子。他一把攥住王光明的后领口,王光明一回头,赵子对准他的脸上就是一拳。王光明捂着血污的脸,仓皇而又狼狈的逃跑了。

赵子关切地询问,你没事吧?黄寡妇说,你怎么来了。赵子回答,我路过这里,看见王光明这小子鬼鬼祟祟进了你房内,知道他不怀好意,所以跟了进来。

黄寡妇的眼泪涌出来。赵子,这种人我们得罪不起。

赵子坚毅地说,这些人,你越软弱,他就越猖狂,越要欺负你。放心,有我在呢!

黄寡妇忘情地扑进赵子怀里,赵子有些意外,不知所措。

黄寡妇偎依在赵子胸口轻声啜泣说,赵子,你会离婚吗?她知道赵子结了婚,母子俩留在老家。他的这门婚事,是他的父母指定的。

赵子沉默无语。门前翠枝绿叶,在风中发出飒飒声。

老街的保护修缮工程完工了。一条青幽幽的石板路,两旁是古香古色,描金涂彩的二层古代木楼。整条老街焕然一新,俨然一派明清古镇的风格。

赵子要走了。景区管委会收回了赵子租赁的门面,不再签约。他收拾好货物,打点行囊,准备返回老家。

老街的人们恋恋不舍,在镇口与他道别,说了很多动情的话。毕竟大家在这条街上相处好几年,赵子好像已经成为这老街的一员。

赵子走后的那一晚,黄寡妇又在她屋里唱起了戏剧花腔。不过那唱腔凄凉委婉,如泣如诉,听得人的心里一阵阵发紧。

月亮又圆又亮,老街青幽幽的石板路上,空荡无人。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