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app

时间: 2019-03-14    阅读: 749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Sonoflight

北京的初冬,料峭微寒。下了班已经是傍晚6点,出了单位再坐上20分钟公交,挤一段地铁,再倒一次公交,下了车走一走,便也到了租住的地方。刚刚名牌大学的研究生毕业,初来京城,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幸有同学介绍,才找着了落脚的地儿。房子是稍微破旧一点,跟一个陌生人合租,800块一个月,这个价在北京已经是极为罕见了。七点多回到家,已是精疲力竭。打开电脑,原本想写点什么,可整整两个小时,就那样坐着,神一样的盯着屏幕,半个小时想出来一句话,又过半个小时把话删掉。不断的按回车和删除键,时间就这样神鬼不知的在指间溜走了。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他脑子里一片空白,干巴巴的坐着发发呆就能打发晚上的好几个小时。在镜子前面瞅瞅自己,瘦骨嶙峋,个矮头小,腰细如柳,捏捏肚子和腹背,竟然捏不起一点肉来。丑陋如魔鬼般穿过镜子钻进了他的胸膛,万箭穿心般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有一种一拳头捅破魔镜的冲动。

冷静,冷静。平下来的心又让他松开了手中的拳头,冲着镜子笑了一笑,两颗大门牙黄得很匀称,却不知哪天掉了一小块,如此既黄又暴且烂,像米老鼠刚嚼完玉米,像大白兔刚刚啃完橙桔。他闭上嘴,也把眼睛微微的闭上,忽然身后窜过一个披着长头发穿着白大褂的女鬼,狰狞的面孔,张开双手使劲的向他的背部抓来。他猛的一回头,睁开眼,抹抹额头,擦擦冷汗,长舒一声。

他的脊背开始疼痛,就像镊子一样在戳着他的肩骨。他右手用力的拍打左肩膀,曝出红色的印记;用左手掐掐右肩胛,透出一溜溜的青痕。在椅子上坐定,歇一歇,可肚子也跟着凑起了热闹,他把手搓热,塞进衣服里边,揉一揉,他知道,这是胃开始问他要吃的了。带着微微的隐痛,点起炉子给自己做了一碗鸡蛋面。一个人的餐桌,未免显得太过凄凉与寒酸。破旧的大房子里,透露着丝丝的凉气;下水管道里不断的哗啦声与门外街市的喧嚣掺和在一起,激起他内心的孤寂与焦急。几根面条下肚,却如同喝了毒酒一般,左小腹的绞痛还是那么快的一如往常。于是,平躺在床,像老头儿那样轻轻抚摸着小肚,以期平息这次突如其来的战乱。

想给他爸妈打电话。有时候早上上班路上打一个,西装革履,提着小公文包,一手持着电话穿梭在北京的车水马龙之间,显得很忙碌,显得很有派头,显得像个成功男士。这是他小时候期盼着的。北京,这里有故宫天安门,这里有金融街和中关村,这里有诸多八零后九零后年轻人的梦。每次打电话,他妈妈总会说同样的话,孩儿啊,我一说我儿子在北京工作,村里头的人对咱家那个羡慕啊!工资虽然低点,房价高点,那也值。一定要干好工作啊,这可是一辈子的荣耀。他妈妈在电话那头不停的?嗦着,他在这边不停的点着头。

他有时候也会跟他爸爸说上几句。爸爸下班比他还晚,早上五点多起床,晚上9点半到家,半年了,没有过一天假,弯腰驼背在他的小领地里服务着无数人。他妈说,他爸主动请求超市领导让自己加扫高一层的楼梯,这样一天能多赚10块钱;又主动请求加夜班,这样每天从晚6点到9点又能多赚10块钱。每天的晚饭,他爸是在超市的小食堂吃的,一顿就吃一个素菜,不到4块钱。妈心疼爸,说你饭得吃饱啊,就吃这么点哪行呢?他爸说,要再吃10块钱,那还多扫一层楼梯多加班干啥,那不全白忙活了!

他心里咯噔一下,哽咽,说不出话来。他突然觉得,跟朋友去下一次馆子成了罪恶,掏这么多钱去爬长城变成了内疚,而为了应酬每周一包芙蓉王也是一种负担。儿子在千里之外过着飘飘然的生活,父亲花甲之年却在依然干着年轻人都不愿意干的苦活,多扫一层楼,多加一点班,就为了多赚20块钱,为了儿子能在北京安家买房多帮些忙。

泪水已如泉涌。一头钻进被子里,嚎啕大哭。他似乎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他依稀记得,10岁的时候跟村里的伙伴去偷邻居家的桃子,后来邻居找他爸爸告状。他爸硬是用刺树把他打到双膝跪地,他在祖先的灵位前泣不成声。回想起儿时的那一幕幕,他哭得越发起劲了。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