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app

时间: 2019-02-10    阅读: 891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越夜

你在寻找什么?

我不知道。

有意思,那你进来吧!

于是,他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空荡的世界,远处,放着椅子,一共是十张,那椅子上,坐着装扮不同的人,或高贵,或平庸,本不该聚集在一起的,这是什么地方?

他抬起头,望见自己的影子,十六岁的少年,特有的俊秀,松垮垮的衣服,不得不挽起的裤腿,还青涩的,未成熟的。

他慢慢地走过去,尽量不发出声响,如叶飘一般,如夜眠一般,但还是让人注意到了,所有人都看着他,仿佛一个珍惜动物般,他们的眼睛中期待着什么。期待他的故事能带来些什么,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不一样的身份,所以,都应该也是特殊的,仿佛他是孤儿,有着悲惨烙下印记的童年回忆。

你好啊,第十位客人,欢迎来到我的酒馆!酒店老板说。

可是他只是个普通人,并不是他们所想象的那样,他只是嗯了一声,便茫然失措了,左手和右手不知道放到哪里,只好交叉起来,默默地看着周围的,一圈的人。

一位身穿盔甲的人站了起来,立在一位像是公主的人的身边,既为他让开了座位,但一边还提防着他,他没有贸然地过去。

亏你还是个老板,你怎么不去招待他呢?一位像是痞子一样的人说。

我又不是店小二,顾客不是上帝,可还是会有人来。

他们神情安然,十分慌张,闭着眼睛,双手托腮,严重放着光彩,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只是隐约地觉得,似乎不满早已堆积。

那么,我该走了。一个像流浪汉的人站了起来。

欢迎下次再来。酒店老板脸上带着微笑。

不必了,我已经知道了,看到了,想到了,你们所有人的身上,所发生过的事情,也知道,这一切都本该不复存在。

流浪诗人,请你告诉我,我们为何如此落魄?痞子说。

因为爱过了,迷途了,你还未去寻找。说完,流浪诗人走开了。

他感谢那个流浪诗人,然后他坐到了他的空位上,想要离那个莫名有了好感的痞子坐进点,却发现椅子仿佛是被固定了起来,无法动弹。

切,真是自以为是,把自己当上帝了!

痞子,住嘴,没有信仰的人,不许你玷污主地高洁!身穿长袍,长满白胡子的人说。

你的主,关我屁事,神圣的教皇。痞子带着反问的语气。

对不起,打扰一下,我的羊可能饿了!她拿起靠在椅子旁的鞭子,站了起来。

我先走了。说话很轻,带着一丝的不舍,有那么个瞬间,转过了头,偷瞄了谁一眼。

主会制裁你的,她的离去就是个警告!

好了好了,大家能够聚在一起,便就是缘分,何必争吵呢?痞子刚想顶回去,却被一个文质彬彬的人给打断了。那边的公主往旁边倾斜,悄悄地对她的骑士说了些什么。

教皇站了起来:信仰者不在这里,信仰者离去了。教皇走了。

真是不好意思,让新来的见笑了。绅士说。公主又对骑士说了些什么。骑士点点了头。

人与人是不同的,并无真正的善恶。

那与我,一同管理酒馆的人,去哪里了呢?酒店老板站了起来,吹着小曲,拿起放在椅背上的衣服,离开了。

朋友们,我并不是在说教,我只是想让你们听我说个故事。绅士在尽量地打圆场。

绅士讲的,是一个关于少年,不断成长的故事。少年对一切都赶到了兴趣,他去寻找,会迷惘,而返回原路,会突然间有了信仰,会变得自信起来,会展现真正的自己,会遇上排挤者,并对他嗤之以鼻,会遇到对的人,爱上她,保护她,会时不时犯错,失去了她,失去了一切,会振作起来去赎罪,会活成自己最不希望的那样,这才是成长。

男孩觉得有些不太舒服,解开了最高的扣子,把裤腿挽了下去。他注意到,那位惹人喜欢的公主,欢快的跺了下脚。绅士的话语,惊动了她。他在骑士的耳边说了些什么,站了起来,倔强地,固执地走到了绅士的面前,骑士也跟了过来,金属碰撞的声音不断地回荡。

他们一起走了,就像公主找了白马王子,撑着仙女变得南瓜车,从此会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走的时候,公主说了一句:我还以为,你会是我的王子。

整个世界又再一次陷入了沉寂,仿佛像是他刚来的时候的样子,回归了原始,只不过少了一些人,多了一些空荡荡的椅子。

我犯了个错误,犯了个错误。那人站了起来,疯狂地喊叫着。

错误是可以弥补的,不论是谁,只要真心实意。痞子说。

啊!失心者肆意地撕扯着自己杂乱的头发,逃走了。

唉!我还没说完呢!痞子往着他逃去地方向。

我的人民需要我,我需要我的人民!带着王冠的人挺起了胸。

又何尝不是呢?依旧圣贤地王!

我该去赎罪了,所欠下的,由我来偿还。国王站了起来,迈着沉重而又稳健的步伐,笔直的地,坚定地想着远方走去。

这时,只剩下男孩和痞子了。他们互相看着彼此,一样的动作,却有些熟悉,仿佛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只可惜一个风华正茂,一个饥黄面瘦。

痞子笑,你那还也跟着笑,痞子后仰,男孩也跟着后仰,于是他们都站了起来,走到了一起,痞子摸着男孩的头,眼里充满了溺爱。

为什么呢?男孩不解。

没有为什么,只因为我认识你,记得你罢了。

好熟悉的感觉,春女神送来过温暖。

不要成为我这样的人。

你是谁?

我是你,我们都是你。

在做什么?

推动时光齿轮的转动,好让某些事情开始,好让某些人成长。

成长了吗?

渴望成长的你,在好好看看自己吧!你已经成长了。

男孩再一次地抬起了头,痞子在耳边低语:不要成为我,就算时间不需要那样的你,需要这样的我,也不要去,成为你自己。

我会的。着话语中含着一丝坚定,又似乎有着一丝动摇,难舍难分。

男孩看到了自己,松垮的衣服已经变得合身了,稚嫩的脸也变得成熟了起来,只可惜身旁已经没有人了,痞子消失了,或者离开了,远去了。

他突然有了一丝遗憾,仿佛失去了什么,再也见不到了什么。

我终不知道,是谁先低下了头,只知道,镜中人也随着镜中人一样,在受不了炙热的注视下,低下了头。

时光齿轮开始转动。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