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app

时间: 2019-01-08    阅读: 863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约翰博格

在市图书馆连续泡了三天了,都在帮钟武完成他的英语作业。

哎,我好累啊。钟文对着厚厚一摞作业本持续一上午的奋笔疾书,这会儿,到饭点了,实在是饿得老眼昏花。姐,我给你捏捏手,您受累了。可是我们在西安就你玩得最开心啊?钟武理解姐姐钟文的痛苦,可是他自己也很痛苦啊,姐姐就帮他搞定一科,自己还在和数学,语文搏斗呢。哎,看着可怜的老弟那委屈的表情,那同样无力的小肉手,钟文顿时明白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之前假期里爸妈说作业写完了才能带他们去西安玩,钟文很喜欢历史遍地的西安,而且刚好西成高铁开通了,钟文巴不得去尝鲜。所以,在自己起早贪黑,努力完成暑假作业大礼包的同时,她也一刻不停地催促着钟武,这个准高一生快完成自己的任务。可是眼看着假期还剩半个月不到,钟武才完成了升学预习计划的五分之二,便只好兵行险招,先斩后奏了,让钟武骗爸妈说他们俩作业都写完了。爸妈不相信这么皮的弟弟会提前完成,就要检查他所有的作业,老弟兀自镇定地拿出物理,地理基础普及作业本,表示信者无畏。实际上自己的心早就提到嗓子眼了。好在提前排练过,姐姐会在混合双打落下前救场,爸,妈。钟武都多大了,你们还要检查,这是他为自己的高中生活做的准备,他是在为自己负责,你们不应该再用陈旧的眼光看待他,多一点信任,我相信我弟弟的高中生活会更加充实的。正要求检查钟武其他科目的完成情况时,父母被一向诚实守信的姐姐拦住了,钟文不仅信誓旦旦地说自己早替你们检查过了,还大起胆子给父母上了一课,信任让我们更美好。钟武在钟文的精湛演技下,看着爸妈微笑点头后,安心地喝了瓶怡宝矿泉水。

姐,这是我给你订的外卖,丰盛吧。午餐区,钟武殷勤更甚,面前摆着两盒美食美客,里面躺着西芹牛肉,麻辣兔丁和西蓝花,两碗紫菜蛋花汤,都冒着诱人的热气。这让钟文有些吃不消,暗自咂舌这个守财奴什么时候这么好了?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家伙从来都是能不花钱就不花钱,这几天早出晚归,都是提前灌好两瓶矿泉水,带着爸妈买的酥饼作为早餐,带着自己坐地铁从二点五环到市图,在路上把酥饼囫囵下肚,美其名曰帮家里解决糕点过剩,这会儿怎么这么大方了?来,姐,你先动筷子!你哪里来的钱?你舍得给我花钱?那是当然的,姐你是附中榜样,我的未来之师,我要向你学习啊!

放屁,阿文,别听他的话,这是我订的,我们俩的中午饭。就在钟武绘声绘色地洗心革面宣誓效忠时,程独伊三杯热咖啡直接怼在了钟武的寸头上,烫得他直咧咧,可转头一看是黄西坝一姐啊,马上就捂着头笑脸相迎道:啊,一姐,你怎么来了?

小武子,长胆了啊,让我好找啊!程独伊拉过其中一盒盒饭,还是给了两面三刀的小武子一杯热咖啡。

钟文看到她也懵了,问她:独伊,程叔叔不是说让你跟他一起出国么?你怎么还在成都?程独伊毫不客气地坐在钟文的旁边,揽过她的肩:我的人生我做主,凭什么他说出国就出国。那你今后打算呢?就留在成都,跟着我妈过吧,我也不在乎钱不钱的。我有你啊,还有小武子。嗯,一姐,我以为你骗我呢,我就没跟我姐说,没想到你真来了。什么事情,你们俩还瞒着我?

嗨,我想考奖学金,参加竞赛,反正只要有奖的都参加。钟文,你教教我吧,我现在愿意努力学习了。说这话的时候,程独伊满脸真诚和郑重,没有平日里附中一姐的霸气,那双眸子里折射出她破碎的家庭和未来满是荆棘的成长之路。

嗯,我们是朋友,我一定会尽全力帮你的。

好嘞,那阿文,吃完饭先借我你的暑假作业抄下。

啊?钟文瞬间一个头两个大,感情独伊也是来抄作业的。可是我没带啊?

我帮你带了,早放在打印室了,一姐劳烦你自己去取。钟武果然是个小滑头,从自己包里拿出了钟文的全套暑假作业,顾不得阿姐一脸无奈样,自己认真地写了会作业,看着一姐回来了,才对着程独伊一脸痴笑,问道:那一姐你看,我们晚饭吃什么啊?

吃自助吧!一姐大方地说,刚才我看见高年级的干部了,他盯着我的作业看了好一会儿。

啊?那个杨绅也来图书馆了?钟文扶额,实在是不想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钟文的校服被同桌的呕吐物沾染了,不得已脱掉后,被前来检查的杨绅逮住了,不容辩解,记了名。

后来,钟文追着杨绅跑,那这那脏衣服想要讨回被扣的分数,却被旁人指指点点以讹传讹成了钟文追求杨绅不成,怒极用呕吐物袭击杨绅。那可真是奇耻大辱,窦娥之冤啊!从那以后,文静秀气的钟文有了个新绰号呕像。

就是你们学校的校草学霸么?钟武实在想一睹杨绅的风采,暗搓搓地想去复印机处看,可惜一把被一姐按住了。

你就不能给你姐挣点脸面么?一姐恨铁不成钢。

除开中间一姐修理不成器的钟武外,三个人还算和谐地学了一下午,终于可以去吃自助了。

选定位置后,三个人就立马去挑选好吃的了,扇贝啊,钟文的最爱,好不容易挤过人潮,回到了座位上,看到满桌的素菜,钟文就开始犯嘀咕,怎么大家改吃素了么?不管了,我先烤扇贝吧!吧扇贝放好后,钟文还喝了口面前的饮料,咦好酸啊,怎么是苹果醋?钟武最讨厌的,难道是一姐想整人?

她正兀自傻笑呢,结果就听见头顶有个声音传来:钟文,你怎么坐在我的位置上?

天,钟文回头就看见了,一脸愠怒的杨绅,我去,不是吧,这样也能遇见?

阿绅,你绅士点,别吓着你同学。杨绅旁边站着一位知性大方的阿姨,正温柔地看向她,你好,我是杨绅的妈妈,你是他同学吧,我们可以一起坐下来吃完饭。

不了不了,抱歉阿姨,我坐错了位置,我这就走。钟文慌不择路,眼看着就要打翻那杯苹果醋了,杨绅终是伸手扶住了她,白她一眼道,低声道:你自己回去,留下扇贝。

他这么一说,钟文便想起了正在散发香气的扇贝,嗯,不甘心地小声嘀咕道:凭什么,你送过来。

迎着钟文的怒瞪美目,杨绅也小声挑眉道:你在图书馆给别人抄作业,我可是知道的。

真是的,这记录检查的工作非得做到校外么?钟文还是好脾气地微笑,对着阿姨道:阿姨,抱歉啊,扇贝就留下给你们吃,我先走了。

见着钟文离开,杨妈妈便一脸揶揄地对着自己的儿子问:这个叫钟文的姑娘挺可爱的,她就是你的偶像?

杨绅扶额,妈,你听错了,我们都叫她呕像,呕吐的对象。

相逢即是缘分,妈妈支持你。

啊,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