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app

时间: 2018-11-03    阅读: 869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王港单幼邻

我命你们准备的东西,可有备妥?一大清早,诗云便径直往弟子们择药的院子里走去,叫住了陆嘉柔和韩玉。

诗云瞥了眼堆在墙角的几摞书册,从里屋走到院子里,回头看着她们俩说道: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集合,我有话要说,记得把那些带上。

话毕,诗云便自己走出了院子,往渊宏楼走去。

不消一刻钟的功夫,临水阁里的弟子便如在渊宏楼外的广场上排了几列,诗云粗粗地看了看,发觉队列中分出了五种不同的装扮,虽仍是灰衣为主,但衣裳繁复却不甚相同,原是阁里这弟子亦分出了五等位阶。

阁里的弟子加起来不过三百多人,其中掌事两人,小倌十五人,高阶弟子五十人,中阶弟子两百人,余下的便是些新入门不久的低阶弟子。据楼主设立名册所书,这阁里的弟子各有分工,职务明确,负责配制药物的只能是高阶以上弟子,而中低阶的弟子便只能负责制采新鲜药材,容不得她们僭越些许。每年七月,中低阶弟子间都会有一场考核,如能顺利通过,便可获升一级,享高一阶的月奉与待遇,只是数年来楼主疏于管理,竟也未应允她们的升迁之事,不免引起底下弟子不少怨怼。

诗云不知有这么一条规矩,原想着这底下的两位掌事必定按阁内弟子总数筹备,不曾想她们竟只备了高阶弟子与小倌的一份,并未对中低阶弟子有所关照。

你们从前怎么安排,那是从前的事,往后你们需得按我说的来。 诗云走出露台,点了点底下的人数,不禁有些头疼,她想起陆嘉柔同她说过的有关弟子的情形,此刻便严肃地对底下的弟子们说道:以前你们只需供给愈轩楼药物,无需顾及其他,但以后凡是有钱、想配药,无论是富贾官宦亦或是江湖儿女,我们都给配,所以我给你们找来了一份书目,需要你们熟记,若能熟记活用我自不会亏待你们,若不能,只能请你们另谋高就了。

我将书存于藏书阁,你们散会以后自己去掌事以及小倌那领,看完记得还回去便是。 诗云冲两位掌事使了眼色,示意她们处理后又道:我在阁里设下悬赏榜,想赚钱的便可各凭本事去接,赏金我分文不取,全是你们自己的。

要说的只有这么多,你们散了吧,领完书册该干嘛干嘛去。 总也不过几句话的功夫,诗云说罢便遣散了集结的弟子们,便转身离开了露台。

藏书阁难得挤满了人,弟子们熙熙攘攘,并不礼让,像是集市里哄抢珍贵用度的百姓,生怕落在后头捞不着好,小倌们也似乎各有偏爱,场面混乱得很。

诗云在旁看着,虽有不悦,倒也并未说什么,便由着她们去了,只在两位掌事身侧告诫了一句,中低阶弟子也需得分得一份,如若这部分人分不到,则要责罚到她们的头上,说罢她便走开了去,再也不管她们了。

弟子们领好了书,三三俩俩凑成堆,比划着如何与其他人换着书看,如何尽快熟记,不时便走向了自己的住处所在的区域。

忽然,走在前头的弟子忽然惊异地喊了起来:我们的住所去哪了?

众人闻声,忙纷纷冲了上去,不觉齐声哗然:这楼是哪来的? 我们的房间在哪?

原来诸人眼前低矮的建筑物竟如数替换成了几栋三层的硕大塔楼,几栋塔楼之间皆有带顶的廊道连通,好不壮观。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弟子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的塔楼问道。

阁主给你们安排的住处。 陆嘉柔仿佛早已知晓一般,赶在韩玉面前领着其他弟子一块到正厅,好作妥善的安排,韩玉见状,心有不悦,便也闷声跟在了陆嘉柔旁边。

一行人来到塔楼正门前,才发觉自己竟集结在了几栋塔楼的中心,头顶是蜿蜒盘曲的廊道,四周是几个布置精美却未挂上门匾的楼梯,光是诈眼瞧去,已然激起了不少弟子心中的涟漪,纷纷开始浮想联翩起内里的陈设来。

按照规矩,不同位阶的弟子自有各自应有的站位与礼遇,所以便也不必特意集结某一位阶的弟子单独说话,只消在队列里一并安排了便是,弟子们彼此也不会因此生出太多嫌隙。

阁主说我们原先的住处太过陈旧,实在有碍观瞻,便顺手修葺了一番,权当做给大家改善环境了。 陆嘉柔点了点列队的人数说道:大家的行李已集中放在了一处,稍后你们听小倌安排,按顺序领上行李住进去,明白了么?

明白。 底下站着的弟子,纷纷激动地回答道,早已迫不及待。

眼见着陆嘉柔将塔楼房间分布的图纸递给了十五个小倌,由着她们自己分配,韩玉便一把将她拉到了一边,小声问道:这房子......是怎么回事?早上大家离开的时候都还没有呢,怎么这几个时辰的功夫,就有了?

这房子是阁主用术法变的。 陆嘉柔从腰间的小布包里取出一条钥匙递给了韩玉:这房子虽是术法变的,却真实存在,前段时间阁主命我带她逛了逛后山,我亲眼瞧着她用术法生生将后山理出了条路来呢。

这般厉害? 韩玉接过陆嘉柔递来的钥匙问道:那我俩的房间在何处?

自然是二楼南面朝向最好的两间。 陆嘉柔指了指北边一栋楼说道,得意地说道:这几栋房子里有加起来有四百多个房间呢,而且都是一人间,连低阶弟子住的也是一人间,只是比我们这些要小上许多。

两位掌事坐在一旁阴凉处看着小倌们分配房间,弟子们兴致勃勃地围在了她们四周,一会儿便炸开了锅,不时便开始有弟子收拾了包袱,从楼梯里走了进去。

阁主施了法的地方不止这一处,还有客房和我们工作的地方,都变得宽敞了许多,也不知她有何打算。 陆嘉柔歪着头与韩玉说道。

如你所说,她应是打算制些什么药卖,总之呢,往后肯定不如现在这般清闲咯。韩玉耸耸肩,瞧着不远处几个正在为了房间生起冲突的弟子,起身走了过去。

弟子们换好了房间,心情无比欢快,一进到房间里,纷纷打开了窗户,三三两两隔着窗户相互打起招呼来。

二三楼的房间亦可眺望远处,依稀能瞧见几乎在江阴城另一头的愈轩楼,跑上楼顶甚至可以瞧见那头集结弟子的场面,叫临水阁的弟子们乐得在天台上四处乱转,好不欢喜。

诗云将自己藏着虚境里的丹炉放在了修葺后的药房里,几近占去了整个天井,好在内里修建了蜿蜒盘旋的廊道,恰好将丹炉围了起来。 廊道内侧放置了许多个大小不一的药格,此时仍有许多是空的,所以弥散在空气中的药材味并不算太重,只依稀有些许淡淡的药香飘向各处。

经她草草地整修了一番,整个临水阁与之从前,便早已是截然不同,甚至即将赶超愈轩楼。 江阴城里专门制药的不是没有,只是这丹炉却是头一遭见,弟子们不禁为之惊叹,更加难以摸清这新阁主究竟意欲何为。

诗云丢给两位掌事一个大精钢罐子,又拟了一张清单命她们去寻,两人瞧着这单子,更是犯了难,这哪是什么正经单子,分明是一张写满了毒物的五毒谱,什么蜈蚣蝎子、蜘蛛毒蛇,名类写得满满当当地,皆是体含剧毒,好不吓人。

这东西,上哪去找? 两位掌事接过单子,不禁面面相觑,这傍身的功夫总是有些的,只是并不精通,这抓毒物的功夫,便更耐不起推敲了,只能再想别的办法去抓,搞不好光是抓个毒物,便有可能丢掉了小命。

所幸诗云并不着急要这些,只是先列了单子给她们,旁的也并未过问什么,依旧一副冷淡的模样,由着她们自己去弄,若实在弄不来了,她才会勉为其难地弄来一件两件,好叫底下的人不至于无法完成她所安排的事。

林林总总算下来,折腾了几近一月,诗云见这小阁子已然如自己所想那般筹备好了大半,便私心筹划起了其他事来,由着临水阁里的弟子按照原来的轨迹办事,并未多加任务与她们,以至于阁里的弟子们反倒坐立不安了起来。

你说,我们这阁主究竟要做什么?

不知道,尽叫我们去找些奇奇怪怪的药材,而且价格不菲,怕是要谋些大计了吧。

瞧见里头那丹炉了不,阁主怕不是要炼仙丹?

几个低阶的弟子将新弄来的青草活虫小心翼翼地用寻常的法子炮制起来,不时聊了起来。

精钢罐子里养了许多毒虫,一般的弟子轻易不敢揭开盖子细瞧,只有几个苗家弟子敢上手去抓,小心翼翼地将其弄死了,好叫其他人细心精制,千万容不得她们粗心大意,否则极易遭了毒物下意识的反攻,丢了性命。

即便是制好的毒物,弟子们仍要小心收藏,不敢轻易触碰,晒干后需得带上手套才敢将其收拢了放进纸里叠好,收入药房最顶端的匣子里, 轻易不敢乱用。

至毒的药物应归于地药,药效极难控制,是故非到万不得已的地步,一般人不会取之下药,即便下药亦需小心谨慎。弟子们虽知越是毒性大的毒物,药效越强,价值越高,却不敢轻易去试探,故而十分安全地躺在了高处,旁的草药都用去了许多,唯独这毒物却仍一点不见有少。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