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app

时间: 2018-11-02    阅读: 901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呼噜猫王

不在远处,常记心上

——邓少华

故乡,故乡,

魂牵梦萦的地方;

幽幽似莲,

久吐芬芳。

故乡,故乡,

思慕眷恋的地方;

不在远处,

常记心上。

故乡,自古以来便是一个内涵丰富,惹得情绪万千的名词。文人寄景以形形色色,抒怀以不拘一格,犹如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中的寄思,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中的忧伤,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的眷恋,故园渺何处?归思方悠哉的离愁

我对故乡有着绝对的情怀,却从未对此有过沉淀与总结性的思考,不知是不愿与这文人骚客们的俗套定义对比,还是这话题深邃,无从归纳合适。此次回乡,父亲一席话让我静思之后深深折服,却也祈求时光能对天下老人再多些许温柔。父亲说我百年后,一定要葬在邓家祖坟里,这辈子漂泊够了。故乡是我生命开始的地方,也要是我生命终结的地方,就在那个方向。 说罢,父亲指着家门前东北一角的山坡,微笑的神情流露一丝舒坦。我连忙答言:还有几十年呢,现在就告诉我,我肯定会忘记了。我忙转身离开,这个意愿即便他早些年前就曾表达过,我虽铭记于心,但就是不想听他现在便对身后事有所安排。父亲这席话想要表达的,大概就是文人们树高虽千丈,落叶须归根的情结,对尘归故土的心安,对生命虔诚与自然法则的敬畏吧。

父母亲此前常年在外,奔波忙碌大半辈子,此次终于应允在家养老,我们姐弟欣喜相约回老家聚首。归家的路途格外轻松顺畅,待下班驱车3小时到家,见父母喜笑颜开,疲惫顿消。一顿胡吃海喝,一顿闲话家常,一顿批评说教,一顿肆意欢笑。嗯,回家,真好。

翌日清晨,声声鸡鸣唤醒了这座静谧的村庄,枕边手机的上班闹钟没响,晨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在地上,形成一条条光栅。这场景虽许久不见,却不陌生。下楼,见父亲正在给我洗车,挽着衣袖,卷起裤腿。母亲见我便开始念叨白色显脏,你得多洗;右边叶子板要补漆了;前轮的气怎么没有后轮多啊我插科打诨,顺手拿起一块抹布。许久没有仔细端详过父母的脸庞,因为常在一些描述老人神态的龙8国际pt娱乐官方网站里,看到一些我特意回避的敏感字眼。天哪,父母也终究成了字里行间描述的样子,时间的沟壑已然爬满了他们的脸庞:两鬓花白,两眼混浊,行动迟缓,步履逐渐蹒跚水雾在晨光中散开的瞬间,折射形成了一道虹弧,甚是美丽,好像父母笑起来上扬的嘴角,抑或是舒展开来的眉间。

故乡正值丰收季节,红橙黄绿的颜色相间,煞是好看。静驻在池塘立杆上的蜻蜓,被一阵突然响起的突突突的收割机轰鸣声吓跑了,环绕一圈却又停在原来驻留的地方。

晌午时分,左邻右舍都赶来拉话,有的还给我捎了点特产,甚是感动,谁让我从小就招村里人喜欢呢。儿时的玩伴也过来扯家常,忆往事,聊生活。还乡最爱是乡音,甜美温馨趣意深;句句回归游子梦,声声再现故人心。嗯,还是乡音最亲切。

傍晚时分,一场阵雨如期而至,这座小村庄被雨水洗刷得格外干净。满满吸上一大口和着泥土清香的空气,醉氧的满足感,远处的稻子香,打闹的嬉戏声,花鸟虫鱼的生命律动眼前的一切勾起了我儿时的神经,童年的记忆如同抽丝剥茧一般在眼前浮现:当年滚铁环时赤脚飞奔过无数次的堤坝,春夏时节乐此不疲捉麻拐、抓鳝鱼的农田,光着膀子终于学会狗刨的清花河,烧黄蜂窝被追得四处逃窜跳进水塘的儿时玩伴,被毛毛虫刺伤肿的睁不开眼睛被同学笑了一整个学期的尴尬趣事回忆着回忆着,我竟笑出了声。一旁的母亲问我何事开心,我说人在家里,心里踏实。母亲应允,娘两一同乐了。

悠闲时光总是短暂,次日上午,又是临别时。一位年长的大伯,眯笑着眼朝我喊道:少华几莫不记得回来的路哒,要常回屋里耍耍、看看哦。我笑笑说道,好,心里默默想:父母在,不远游,故乡是定在我躯体里的魂,亲情是淌在我身体里的血,不常回家,我还能去哪?

从后视镜中看到父母朝我挥手不舍离去的身影逐渐模糊,我迷了眼。故乡,也是不得不离开的地方。收拾行囊,踏上征途,不觉阴沉的天空逐渐放晴,路旁已是花开满路,朝霞冉出。把车里的音乐声开到最大,却正好放着音乐诗人李健的《故乡山川》:

当微风送花草清香,正是我想你的季节,

远方的家是否无恙,江水日夜流淌。

当风筝已漫天飞旋,曾是你望眼欲穿,

往日时光,匆匆流水,

带你奔向何方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