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app

时间: 2018-11-02    阅读: 706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快乐杯

看来不承认不行,我真的是长不大了,马上就要二十三岁的自己,还是么喜欢芭比娃娃,也许是因为自己幼年时缺少这个玩具,但更多的原因是,让我记住了一个深刻的教训,上一个戌年的夏天,老天给我上一堂宝贵的、免费的友谊之课。

年仅十岁的自己,却被上天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我傻傻的以为那个时候的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了,因为我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小房间,有一个自己偷偷喜欢的小男孩,更有一群朴实的来自乡下的好朋友,当然,更高兴的事,我有了一套芭比娃娃玩具,我的一颗天真的女孩般的公主梦的童心瞬间被点燃,当回光返照的瞬间到来时,将我鞭打得差点爬不起来,我忘记了自己是人际关系上的白痴——

那年开学初,我有了自己的房间,一些多出来的玩具妈妈就给了我的好朋友们,从那以后,她们经常来我家里做客,我却不知道她们的企图是能够随便拿走我家的东西。直到有一次,在我出了房间又要回去时,恰巧见到个子矮瘦、皮肤黝黑的贝贝同学正踩在我的课椅上抬手拿我的芭比娃娃,我没有多想的地进了房间,说:又想玩娃娃了,我这就来给你拿。她却一脸惶恐的望着我,我天真地把我的那一整盒玩具拿给了她,她却一边瞅我,一边放下自己的书包,正当我整理桌面时,她一手拿着娃娃的一件衣服,一手拉着她的拉链,我有预感她要拿走我的东西,于是装作不知道地用旁光看她,果然,她要拿走一件我的娃娃的衣裳,我装作不知道的问:你干什么的?她愣住了,尴尬的场面僵硬了5秒钟后被小司同学打破了,说了个笑话,才了事。

如果我要是把这件事当成事,那我的心里受挫力也太低了,比起这件事,五一长假后的接二连三的被朋友三振出局,那真是小巫见大巫。她们向我摊牌了,就像要我的那一整盒玩具,她们说我比她们家里都有钱,送她们这一盒不到百元的东西又不会少块肉。我当时仿佛被惊雷批过一样,她们怎么可以这样厚颜无耻,她们平时从我家也捞了不少油水了,还想一次一次地揩到油水,简直比喂不饱的狼还要可怕。我果断的给了否定的答案,然后,付出了被全班孤立的代价,我被安上了冤枉的吝啬、物质女、不重视友情的恶性标签,我孤独的、卑微的、怯懦的过完了最后的四年级的生活,悔恨自己的眼睛瞎了。

十多年过去了,我依然爱着、感谢着我的芭比娃娃,她不但带给了我作为女孩子的自信心,更让我认清了朋友的真伪,十岁时的姐妹淘,就是个贪财的吸血鬼。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