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app

时间: 2018-11-01    阅读: 0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爬树的蜗牛

夜很深,彻骨的寒。我穿着单薄的绒衫,行走在海河边,眼睛毫无焦距的望向远方一排排绯红的桥灯,感受不到血液的流动。我努力控制抖动的身体,慢慢蹲下去,哆哆嗦嗦的掏出烟和火。我任性的以为烟会给我带来温暖,可缭绕的烟雾呛得我泪流满面。这烟就像那个人,让你上瘾却伤你最深。我狠狠地掐着自己的大腿,愤愤的说:那个他,以后的以后不复相见!

也许人的一生为某个人痴狂过才算完整,这就像宿命般躲不过,也逃不开。而我的痴狂始于毕业后的第二个圣诞节。我清晰得记得那个圣诞节,大家欢欣鼓舞,同事们都计划着下班后的活动。这样的气氛衬的我很可怜,孤独的异乡漂客。鬼使神差的我扔下了第一个漂流瓶,那曾是我最不屑的QQ功能。回复的瓶子很多,唯有他的最吸引我:假若他日相逢,我将何以贺你?以眼泪,以沉默。这是拜伦的诗,我猜想着此刻的他也是孤独的。有些相识,就是冥冥中做好的安排。我们同在一座城市,相距不过千米。约好下班见面。

第一次见他,他身上散发着某种吸引我的魔力。修长的身材,胖瘦恰到好处,简单的运动着装,配上腼腆的笑,只是一头红发格外突兀。他看见我,快步跑过来,将手里的白围巾一圈一圈缠在我并不欣长的脖颈上。搓着我手哈着气:冻坏了吧?我下班晚了一会,不好意思。他的声音深沉而温暖。我微微摇头,努力压抑内心的狂喜。

我们好像认识很久的恋人,他自然的牵起我的手,带我去了一家西式的餐厅,点了一份黑椒牛排。我安安静静的吃着这带血丝而且令我极其讨厌的食物,偷偷的望向他,研究他俊俏的脸。我们午夜去放孔明灯吧。他看着我的眼睛认真的说。我点点头说:好。我要回家换下衣服,就在附近,你要不要去我家参观下?我有什么理由拒绝呢,此时的我好像一个提线木偶,别人如何摆布,我便如何回应。那天夜里我们并没有去放孔明灯。整晚我们都在痴缠、交融、用力地撞击、努力地回应,好像要将彼此嵌入对方的身体。第二天醒来的我为昨夜的疯狂感到不安,我胡乱的穿好衣服拿起背包逃走了。

我多希望我与他只是一场风花雪月的艳遇。彼此忘记,各自安好。偏偏他追我追的紧。往后的日子里,我们一起看电影、看话剧、看书.....不管什么样的事情我们都能共同探讨,谈观感说感悟,甚是合拍。常常窝在沙发里看着书,相视一笑,然后深深的吻着彼此,疯狂的索取。如果不是那个旅行,也许我还在做着我是个主角的梦。

那个礼拜五的下午我我无聊地伸着懒腰,他打来电话:我在楼下等你,快下来,我带你去个地方。他的声音急切又兴奋。我被他塞进车里,带去火车站。直到坐上火车他才告诉我:我带你去我家乡的小山坡,那里特别美,很多好玩的东西。他的家乡是东北的某个地方。那已是十月的中旬,东北的温度已经很低。这个突然的决定,让我来不及带上厚衣服,北行的火车让我瑟缩的发抖。那个山并不小,各种各样说不上名字的植物错落有致的排列着,还有各种小兽跳来跳去。他将他唯一的外套披在我身上,开始兴奋的狂奔。我有些累,恰好有个小木屋,大概是登山爱好者自筹搭建的,里边的生活用品一应俱全。我躺在床上沉沉睡去。醒来的时候已是半夜了,他睡在我的身旁,脸色潮红,不停呓语。我摸了摸他的额头,很烫,我下床打湿毛巾想要为他降温。却听见他不停的喊着一个名字:薇儿。也就是此时我听见他手机传来QQ的提示音。我打开手机消息赫然入目:你是否遵守约定去了小山坡,爱你的薇儿。

我觉得心很痛,好像有谁在用力的揉碎它。我为什么要来这,我在扮演着什么角色,我有些迷茫。我帮他叫了救护车,然后坐上了归津的列车。

此后的一段日子我们都没有联系,尽管有时候我很想他。临近春节,我跟同事去逛街,遇上了他。他将我拦进怀里,不管我如何挣脱。你为什么换了联系方式,换了工作,不告诉我,我好想你。他急切地说着。我突然释然了,我该选择原谅,并接受他的过去,毕竟他的着急不是假装的。我什么也没说,踮起脚深深地吻上去。

晚上我带你去见我的朋友们,为了找你他们帮了好多忙,该好好谢谢他们!他缓缓地说。好啊,不过我先要好好打扮打扮,别给你丢脸。我有些兴奋地说。他摸摸我的头,笑着将我抱起来转圈圈。饭后,我跟他的朋友们一起去了东方之珠。落座不久,一个打扮靓丽的美女急匆匆的赶来,坐在了我的身边。我尴尬的打了招呼,准备帮她拿饮料。她示意我停下,然后戏谑地看着我淡淡的说:虽然江浩找了你很久但是他最爱的还是乔薇,因为他的红发是乔薇要求他染得。除非江浩忘记了她,否则不能染其他颜色。我惊恐地看着她,我不知道是周围的音乐吵得我头疼,还是这话刺得我心疼,总之我很难受。但她的话并没有因为我脸色变得煞白而停止。江浩离开乔薇,是因为他自卑。江浩有不孕症,你大概不知道吧。不管他在床上多卖力,都不是证明爱你,而是想证明自己到底可以不以做一个父亲。

我的手抖得不像样子,我拿起一杯酒哆哆嗦嗦的送进嘴里。江浩终于看见了我的异样,他丢下话筒跑过来瞪着眼睛问我:曦儿,你在做什么。你胃不好不能喝酒。薇儿、曦儿,呵呵,连昵称都如此相像。我到底在扮演着谁的角色,填补谁的空缺!我用力地推开他,站起来踉踉跄跄地跑了。我感觉自己像个傻瓜,总被他摆布欺骗。他追出来,拦住我,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听别人说了什么。该听的不该听的,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我都听了,也都知道了。我不想跟你纠缠下去,也不想做谁的影子。我无力的说。他露出惊讶的表情,抱紧我,我感觉到他的眼泪滚落到我的头发上。对不起,我不想骗你,我怕我说了实情你会离开我,像乔薇一样离开我。我突然有些心软,原来是那个女人嫌弃他的。可是他朋友的话还在我耳边,红发,那个女人喜欢的。我不喜欢你头发的颜色,你能换掉它吗?我试探性的问着。他突然推开我,不耐烦的说:你应该尊重我的过去。我尊重你的过去才允许你留着她的联系方式,才允许你留着她的照片。但是我不允许你以我为祭去悼念!我声嘶力竭地吼道。他就怔怔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样子让我有些心疼。很快我便隐去这点怜悯,转身离去。

我不想在这场所谓的龙8国际app里,如此卑微地接受他给予我的一切。他发来短信:小曦,不要离开我,我找了你这么久,我是爱你的。我只是需要时间遗忘过去,求求你回来。我删掉短信,拒接电话,抽出电话卡扔进河里。但我依旧很难过,毕竟舍不得。我多希望能大哭一场,可是眼泪却流不出,只觉得心掏空了,很冷!对不去,江浩,我不是一个合格我演员,不能陪你演到最后。我无法欺骗自己,为你找到我与她之间的平衡。说到底,你我最爱的不过是自己。但愿时间可以疗伤,让你我都遇到对的人,不再受伤!江浩,以后的以后不复相见!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