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app

时间: 2018-11-01    阅读: 594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平玉辉

每年的九九重阳,我必是回家陪父母吃午饭的。而父母因为年纪愈来愈长,对这类的节日就必是越来越在意,越来越会在此刻想念着亲情的。对于我的到来,他们也必是较平日更加高兴的。

今年不是特别凑巧,父亲去了单位组织的退休老干部重阳活动。他接电话的态度比平日要好得多,声音虽有些起伏,但可以感觉到他的心情是愉快的。妈妈去老家还在回来的路上。于是我算着时间,就近在旁边的饭馆等着她一起午餐。

一盘烤肉,一碟小炒,一盘莲花白,一碗萝卜汤。不是很丰盛,但对于妈妈已经是很满足了。菜饭的只是心意,合口就行,她更开心的是能看到儿子的一片诚意。妈妈不善于同父亲一般喜欢客套,高兴了就是高兴了。我一直认为这是她特有的好的朴质。

午餐的时间不长,吃的东西也不多,每类大抵都剩下三分之二的样子。我知晓妈妈的脾气,主动叫来了服务员统统打包回去。未了,我对妈妈说:重阳节,我送你和老爸的礼物却是一堆剩菜。妈妈笑了,但我知道是幸福的笑。我很喜欢这样的笑。

孝顺不一定是评价道德的惟一标准,但绝对是衡量品性的主要组成。生时不孝,死时干嚎。这曾是妈妈对某些孝子孝孙,最大讽刺的话。我也一直把它谨记在心。父母在时,若不及时敬老侍老。待我老时,我又怎去责求自己的子女呢?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