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app

时间: 2018-10-29    阅读: 766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温雅小女人

游戏途中突然接到一个湘潭打来的电话,没有备注。犹豫了片刻,还是挂断了电话,但是隐约觉得这个电话大概是他打来的。

直到吃中饭,我才突然想起这个电话。于是便抄起手机,点了过去。如我所料,果然是他,那边说话的声音证明了我的猜测。简单扯了几句家常,然后便切入主题。

到我这边来玩波?

你几号回去?

五号他说

那过去玩两天吧

一向雷厉风行的我,一下就准备好了行李。算了一下时间,他五号走,我七号,二号去玩两天,四号跟玩的好的去玩下,再到家里陪几天家人。草草吃了几口,跟母亲说好后就提着几件换洗衣服出了门。

车上除了跟司机师傅询问了一些其他驾照的知识之外,再没有其它多余的交流。当然,大部分时间都交给了一路上美不胜收的风景。

一路上也算得上比较熟悉,可能是去过几次的缘故。但每每行至半路途中,经过那一大片一大片金色的稻田。我都会擦亮眼睛,好好欣赏一番。无论是那颜色醒目的金黄色稻子,嫩黄色青绿的稻子。还是那收割完后稻田里留下的,那一条条蜿蜒曲折的生命轨迹,都会使我眼晴一亮。还有那一泉清澈的,靠在路边的,躺在山脚下的一泉小池塘。特别是那快到终点时,绵延起伏的高骏的群山。

远远望去,能清晰看到,它伟岸的轮廓,在阳光照耀下,竟显得如此清晰。硕大无比的身躯隐遁在云雾之中,无形之中便增添了几分神秘。

途中,好友询问了我几次,问我到哪了,好开车过来接我。而我在离他那边车站还有一定距离的时候已经给他发去了信息。至于后来我到站后,还等待了他几分钟,就不用说了,他肯定是和他同学打游戏去了。

趁着这点空出的时间,我便又悄悄的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他爷爷奶奶家的门窗紧闭,许是由于无聊又去了哪家人打牌,于是便也就放弃了进去打招呼的念头。几年前过来时,还在修的中学大门,早已经竣工,露出它容光焕发的容颜。一条一直绵延着,一直伸展着通向远方的,看不见尽头的不是很宽敞的小马路横穿在小镇中央。将小镇均匀的分成了两份,当然其间阡陌交错纵横着又有许许多多的分叉路口。远远望去。左边有一家小型超市,几家小商店,大概两家发廊,两三间早餐店。那边有两间商店,一家裁衣铺,一两间早餐店,几家卖菜的地方。当然,整个小镇都被群山所环绕着,时刻能见着它那伟岸的轮廓,若隐若现的雄健的身姿。若眼神好的人,许能瞧见那山间的几座古塔。每当清晨时分,那古老而又显得苍劲有力的钟声便会如约响起。孱着林间几群青翠的鸟鸣,谁家水泥地坪中毫不示弱的鸡鸣。当我还准备看一下,那十字路口左转的,那山下孤立的几间老房子,那小路边上那口清秀的小溪流,和那接连着的几大片金色田野的时候。一身轻盈装束的,戴着眼镜的,穿着一身黑色衣服帅气的,年轻小伙,正嬉皮笑脸的朝我招手,并一边示意我过去,旁边还站了一位年纪相仿的青年。

我只得无奈的开启左转向灯,并将方向盘朝左打死,按着他给我发的掉头指令,乖乖的开着我的公交车11路朝着他的方向驶去。

见我过来了,他便走去寻他的车去了。只是路旁的阿姨,以为我们三要坐车出去。便说了一句:你们快走,前面车快开了。结果他以为他停的车在后溜,就屁颠屁颠的朝着停车方向跑去。当然,我不知道他是真听错了,还是故意搞怪逗我笑的一个小插曲,毕竟他是我朋友中很难找到的一个十分幽默十分搞怪的一个好朋友。除了他,我真找不出第二个。有他的地方,总是充满了欢乐。

车上,得知那青年便是他同学。我问了下他弟的情况,并问了下他有没有想我。(我跟他弟关系很好)他说,想,当然想,就差没有想出相思病来。我哈哈一笑,当然他同学不是本地人,反应没有那么明显。

很快便到了他家,从车窗之中我看见他爸爸在一旁,他弟在玩一架直升飞机。我便很快的跟叔叔打了声招呼,他弟也停了一会飞机,打了个招呼,便又开始捣鼓他新得到的直升飞机。我又进房,跟阿姨打了个招呼,他便出去抢他弟的手柄玩了,我也跟了出去。他玩了一会,我们便被唤入,因为要吃晚饭了。饭后,我提议,明天早晨一起去爬山。他们都答应了,而且答应的很好。而我心里却已经又了另一种的设想,因为我知道他起早床是有点不切实际的,而且那山他小时候去的多了,没什么新鲜感,想着他有很大的几率不去,当然这些是我去过几次,总结出的经验,也是我后来想去,却没去成的经验。而他弟,他同学,我倒是可以争取一下,特别是他弟,到时候就算他们不去,我们俩也可以去,当然可能会更好,对于一个喜欢拍照的人来说,可能选几个志同道合的一起拍下照,聊下天,看下风景更好,这样我就不担心会拖他们后腿了。

晚上,洗过澡后,我便跟他弟弟睡,这是他弟的要求。他就跟他同学睡,他爸爸工作忙,马上就上班去了,他妈妈第二天一早就要工作,就去了他爷爷奶奶家。

一开始跟他弟聊天,他弟就说要给我讲笑话,笑话的内容是:他同学一个阿姨,去商店买东西。然后她看见一个大汉在一旁抠鼻屎,扣着扣着,然后一弹,结果居然掉在了她的脸上。她很淡定的用手指将鼻屎刮了下来,并走向那大汉。并同时说道:先生你的鼻屎掉了那先生便伸出手指接过鼻屎。顿时我被他有趣的故事给逗笑了,他说还没完,于是我又终止了笑声,等他继续说。他说,那大汉接过鼻屎后,又将鼻屎放入鼻孔,边说边模仿着那大叔的动作。借着旁边门露出的一点光,我能隐约的能从黑暗中看见他使出的小动作。顿时忍不住,又是一阵狂笑。然后他哥闻着我们的笑声走了过来,他弟得意的又准备跟他哥讲一下这个笑话。哥,我给你讲一个很好笑的笑话好,你讲并一本正经的做出了一个准备听的表情。当他弟准备开口讲的时候,他突然大笑一声,顿时把我俩逗的捧腹大笑,良久还沉浸在阿姨鼻屎的笑话之中。

而后,他弟叫我说给他讲笑话。我说我不会,然后我说我给你讲故事吧。他说好,我说讲个鬼故事吧。他吓得抱着被子说别,别讲。我说,那讲个林教头风雪山神庙吧。他说他不知道,我说水浒传你不知道么。他说不知道,只知道个什么武松大虎来着。又说讲个别的吧,我说那讲三国吧。然后他,又开始改编起三国。是根据草船借箭改编,结果又是一顿狂笑。我不得不佩服他弟天马行空的想象,我说你这么会编故事,怎么作文就写不好呢,他就在没有说话。看了一下手机,快十点了,想着明天早起,便叫他定了闹钟,结果他真抱来一个闹钟,定了六点。

倒头准备睡,但是最终多久睡着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迷糊之中他哥来过一趟,说了什么,我大概不记得了。

第二天,闹钟如约的想起。手机在他那边,我叫他关一下,他没反应,我就想着那继续睡下,毕竟我也感觉很累,还想睡来着。而后,他那闹钟响起,震耳的声音顿时把我吓了一跳,瞌睡便也被吓没了。于是叫他把我手机拿过来,玩了几分钟手机,就起床了。他拿着闹钟过去叫他哥,而我就去洗漱了。

良久,我已准备好了。跑去他哥房间,没有一丝动静。两个大汉并没有一丝想起床的意思,我知道我要是继续坚持,他俩还是会去的,但是我没有。我还知道,我如果坚持的话,那就到了中午,而且都到不了山顶。于是拉着他弟,带着相机,并随手顺了一点昨天买的绿豆糕便上了路。

秋日的清晨,大自然给太阳施了一个禁咒,于是太阳的光辉已然失去了它原有的魔力,要等到中午才能完全恢复。一丝寒意侵入我们单薄的衣裳,我俩都打了一个寒战。于是我提议,跑一会步发热,然后便跑了起来。

一路上,我给他讲了些摄影的基础,当然我也只懂一点点基础。然后就一起聊天,聊我们等下先吃碗热腾腾的面,再买一些好吃的干粮,买几瓶水,什么的。他就告诉我哪家的面好吃,我们可以去哪家商店买到什么好吃的零食。不一会我们便,来到了面馆。他说他回家有点事,而我就帮他点了一碗粉,并加了一些他大概爱吃的码子。有木耳,黄豆,辣椒炒肉,榨菜等。放了差不多一面的码子,便有点不好意思了。就端着面边吃便等他,吃了一会他回来了。左手拿着一瓶王老吉,右手手里攥着一张五块的人民币,朝着我笑了笑。

你回去有事就这个啊!

我自己出钱他露出天真的笑容

没事,我请你吃,怎么能让你自己出钱

那我还有我想买的东西

我没再说什么,只是安静的嗦着我婉里的粉,心里想着他到底想买什么。他问我说山哥你喝王老吉波说着便开了盖子准备给我倒,盛情难却,我便随手抄起一个杯子,便递给了他。他倒满了,然后递给我。甚至都有些溢出来了,当然从这一个小细节便看出了他对我的情谊。喝了两口,便又大口的嗦起了粉。我一下子便吃光了所有的粉,因为这粉味道很好,让我想起了以前的那种味道,而且学校里没有这么好吃的粉,这么原滋原味的本地风情的粉。他因为浪费了一会在回家的路上,所以比较慢。我又寻找着婉里剩余的黄豆,直到全部被我找到,他便也差不多了,其间我们又各自喝了几杯水,几杯王老吉。然后就继续上路了,当然最后结账还是我。去商店买了两瓶水,由于吃那些干粮会口渴我们便没买。他用自己的钱买了一瓶脉动,从他对我出钱的一个抗拒我看出了他有点不开心,从这个小细节看出来了他不仅长高了很多,而且也长大了一些,于是我便没有争着给他付。临走前还特意跟老板要了两个袋子,因为他哥哥说那个山上小路很多板栗,所以准备着装个几袋子回来。

出了店门就往山下赶,因为这离山下也有些距离。计划着吃完面差不多七点半,到山脚下应该是八点,然后爬个山应该三个小时足够,十一点多赶回来吃午饭。

一路走走停停,由于我那抑制不住的心情,还有那美不胜收的景色,导致我每经一处就得停留几分钟,为了几张好看的照片,甚至要踩着露水到田间,去小路,甚至还差点摔了一跤。并试着找各种合适一点的角度,给它们拍。当然这些付出都值得,不仅见到了很多美丽的景色,也拍出了很多漂亮的照片。当然,这种经历本身就是一种享受。一路上我给他弟弟灌输一些心灵鸡汤,为的是鼓舞他能陪我一路走下去,同时也从聊天中收获快乐,收获知识。我给他讲各种植物名称,也偶尔讲下植物背后的故事。给他说要多走走,呆在家里打游戏多没趣,享受了一时的乐趣,但真真得到的,却没有一丝东西,还浪费了时间。还说了,要做一只有梦想的咸鱼等等。当然我知道我拍照把他丢一边会很没意思,于是便教他,一起拍。于是我俩便一起开始交流,我告诉他怎样怎样拍会好看一点,他也总会说我拍的好看,虽然偶尔有时给我一些切而。他每拍一张,都给我看一下,然后得意的说,我这个怎么样?很好吧!而我也会实话实说的告诉他,当然他拍的好的地方我会夸他,拍的不好的地方我会指出,并加以指导。只是偶尔看见他,低头垂头丧气的表情。于是我便拿出他拍的好的,嗯,你看你那张拍的多好,不错,嗯,比我拍的还要好看。不过不得不说,他有几张人物拍的还是不错的。然后他就一老拿这个嘲讽我,你拍人不行,没有我拍的好,然后说着,便把我拍他的照片拿出来对比,说你看看你!看看你!这拍的啥?这么帅一个帅哥,被你拍的,我便又是一顿哈哈大笑。

路边有鲜红色的茑萝松,有着鲜红色的五星的花朵,藏在松树似青翠的叶子间,显得格外的漂亮。篱笆上有蓝色的牵牛花,正好有一朵一个人趴在上面望着远方的高山,像一个站在门口等待丈夫劳作归来的妇女。偌大的狼尾巴草,高贵着树立着他那雄壮有力的尾巴,带着几点紫红的尾巴,沾着几点露水,在阳光照耀下,闪耀着璀璨的光芒。田间有头老黄牛,八哥站在它的头上,寻觅着什么,而它似乎也很乐意它站在头顶。在路旁,我发现了手工割下稻子的痕迹,所以揣着无比激动的心我填下了岸,而岸上的老爷爷露出和蔼的笑容,似乎也感受到了我们无比激动的心情。唯一没中不足的是,后来才知道我们由于一心拍照,而没注意脚下,所以踩到了他种的菜,还好也没踩到很多,我又非常内疚的一番说道,并说我们上去的时候,会走这个小面不会再踩那个菜了,实在不好意思。这时老爷爷皱着的眉头,终于又换上了和蔼的笑容,还从他那得知这个稻子也是他们家的,而且还是他亲手割的。

由于我俩的痴迷,直到八点我们还没到山脚。于是便加快脚步,直到我们看见了那条许多年前走过的通向上山小路的一条一路,我们先过去一段距离,还偶遇了一只小黄狗。它时而摇摆着尾巴,时而又像受了惊吓似的转身离去。终于还是朝我们跑了过来,小个子偏瘦。路人见我们那么欢喜,便叫我们带他回去,而我们说不了,因为没有能力收养它。短暂的勾留,最后还是决定走大路上山。因为听他哥说,小路的路已经断了,可能很难上去了。

又过了一会,我们到达山脚。俯视着群山,各种高大巍峨的山映入眼帘,此刻近距离的观看,缭绕的云雾显然已经遮盖不住它硕大无比的身体。于是它显露出那坚实的肌肉,如一个强健的青年。这会那古塔更清晰的暴露在视线内,仿佛透过云雾,我看见它那古老的钟声,而此刻耳畔响起的悠扬空旷的钟声,荡漾着我那静谧的灵魂,此刻的山、田、水、树、村庄、人、牲畜都处于静止状态,而我也静止了,不在行进,默默的、默默的注视着这静谧的一切,直到钟声隐退,消逝在山间。

山脚下下出现两天路,一条向左,一条向右。由于他弟不确定,于是便去问了一下路人。路人告诉我们,朝着左路走,然后到山肩往右侧走。于是我们匆忙道谢完毕,就匆忙上路了。

其间遇见一只凶悍的大黄狗,一直朝着我们吠。

他只怕是喜欢上我了,怎么办?他弟说

他怕是喜欢上咬你了呦我带着嘲讽的语气说。

又是一路走一路拍,由于相机电量只能约摸着两个小时。也就到关键位置拍几张,主要还是用手机。其间也会聊天,寻找板栗树。不过一直走到山肩也没发现,直到过了山间才发现一颗很大的板栗树,不过在山下,一直延伸到与我们脚平齐,而我们也只能远观,不可泻玩。

其间又偶遇了一只威武的大黄蜂,我不想错过它,于是赶紧呼唤我的助手把我的相机拿来,他也是异常迅速的配合,才拍下了大黄蜂在牵牛花中的身影。

而后我们又发现了一颗板栗树,只是没有剩几个了,而且掉下来的也很小。接连着我们还发现了小的柿子树,我还尝了一口,有点甜,还有点涩。中间他弟常常偷拍我,而有几张确实是拍的挺好的。从中发现,拍人的时候,一定得让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拍,这样容易拍出有感觉的作品。因为,这是最真实的,没有刻意,也没有做作。

走了不知多久,他感觉累了,我们就坐山堆上的石头上休息了一会。吃了点绿豆糕,喝了点水,便又踏上了拜佛的路途。

山上偶尔有小车经过,卷起一阵黄沙,也引起我们一阵厌恶,不知道菩萨知道了还会不会保佑他们。菩萨看到我们登山拜佛的诚意,应该是倾向于我们罢,许是这样。

快到寺庙的时候,有一个地方能很好的俯视到山脚下的村落。于是我又找到了以前那种登山时的激动,并又连着拍了许多张那种照片。

终于,寺庙出现在我们视野。偶尔传来鞭炮的声音,是人们拜佛时放的。虽然看到了,到我们还是饶了好大一圈才到。我带着弟弟,一一拜过所有的佛之后,又在寺庙逛了一圈,寻找一些好看的素材,比如哪个僧人种的葫芦,那一朵盛开着的粉红色的百日菊。寺庙的屋檐,寺庙的焚香用的香炉等等。一一瞻仰后,我们便不舍的下山了。为了不拖延我们下山的脚步,他没收了我所有的装备,不过在我一再请求下还是派下了几张。

由于他弟太累,又列举了一些身体上的负面消息,于是他用我的手机通知他哥来接,当然是下山后回去的路途。

下山后,我们边走边聊,不亦快哉。当准备在路旁休息一会的时候,一个矫健的身影骑着一辆摩托车赶到。然后只感觉身后起风,一会边到了家。

他向他哥炫耀着一路上学到的东西,并炫耀着它拍出的作品。还说着一路有趣的事情,然而他哥却抱着手机,一副百毒不侵的模样。

窗外的天已经黑透了,听得蟋蟀在静谧的夜里,轻声浅唱。我在亮着的灯里,回想着这两天的经历。相聚匆忙,离别仅在一转眼。故地重游,良多慨叹。一别,再见不知何时。亦不知再登山与何人,又遇何事。愿我们各自安好,重逢时,再叙当年年少。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