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app

时间: 2018-10-08    阅读: 994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皓楠

到本地最近景点大门口,众人吵吵嚷嚷下车后,像挤出笼子里的鸟,一下散开了。

山色依旧在末夏里,色彩变化不是太明确。树叶似乎在做最后的选择,在变红变黄间犹豫。一场雨过了,还是老样子。

人们在做爬山的准备,我背包沿着通向县城的路往回转走,与他们方向相反。

秋雨好处多,不是太大,刚刚下湿地面就懒懒散散地收工了。路边篱笆上的扁豆开出了紫色的花,几个扁扁的豆荚长的很小。不起眼,农家人会忽略的,难得长了一季。

步行回家大约要三小时的吧,停停看看的走,应该差不多。没关系,存在就合理。

沿途,有一家是土坯房,门前院坝扫的很干净。我猜想,这家人外出务工去了,更可能在县城有了商品房。

门前顺墙放一个宽宽厚厚的木板,两头用石头垫起来,平时休息的长凳,和我邻家一样,木板光滑反光。

窗口下几个蛇皮口袋,鼓鼓囊囊。要么装的是黄豆,要么是小豆,才这么用心了。假如是玉米或稻谷,一定是往屋里一倒就了了,太多就不金贵了。

口袋上卧了一个猫,黑白黄的毛,很普通,一点也不神气。看见我在对它拍照,它头抬了一下,也许没感觉到危险,又睡了。敏捷的样子也不做,切,对我的到来也太不尊重了。本想吼它起来拍个小虎的样子来,懒得理它走了。图片

乡间的公路是硬化了的,不宽,细细长长地。像离世很久大爷的那根裹脚,不鲜亮但结实。

路上有积水,修路人没有抹平,有的地方要踮起脚才能过。有的地方要跳过去,凹下去的地儿太宽了。如果放在年少时,我会表演一下水上飘的功夫,双臂一展,姿势绝对优美,可惜年轻不再来。看看被溅湿的鞋,狠狠在地面踏几下,留下几个脚印继续走。

开阔处就有人家,人家门面必定有田,田里自然就有没收拢的稻草。像等待领导来检阅的士兵,一排排站的很直,稻草的头毛乍乍地,像很久没有理发的中年人。

田里总会有鸭子,一路七八只。这些家伙无论在什么地儿找食,就如在这泛黑的泥中,一天到晚找泥鳅。或者找掉下来的稻谷吃,但身上羽毛一直白的莫法,老感觉这些哥们天天在河中游泳。遇人就嘎嘎叫,边跑边叫,老毛病了。多年过去,还是这个样子,永远不淡定。这此家伙永远成不了天鹅,算了,人家生活的也不见得就不幸福。图片

转弯尖嘴处,高坎上斜倒向田中那棵树分明是桃树啊,干干瘦瘦,一点也不好看。不过,到明年三月,所有枝上着满了桃花,倒映在田中。青青秧苗上空是粉色桃花,一田的桃花,成摄影人的焦点。时令不对,摄影人早跑到山野中寻找黄叶去了。

现在农家没有养狗了,路上不担心这些家伙一通吼叫让人心惊胆战。很安静,所以很放松。

路不宽,车来的很少,时不时来个摩托,不等你看清呼一声就过去了。只看见后座上那女子横着的长腿,根本看不到她的脸,悻悻回转继续走自己的路。

现在人对背包走路的人习以为常了。逢节假日这些偏僻的路上总会遇见,也包括我,且不止一次。大家熟视无睹,各干其事,互不关注。极符合来散步人的心情,一如我,这条路一年走了多少次,自己都忘记了。

一个人出门已成习惯,不寂寞也不孤独,想自己的心事,看自己的风景。累了,就在石头上坐着,发会呆,不累了继续走。四季轮回给我景色看,花草按顺序变化,孤独从未没遇见。

拐了几个拐上了山梁,县城突就在脚下。

高速路上的车一直不停,那些人在往家赶吧,和我一样。只是我离家很近,好像闻到老婆做的豆瓣酱味道了。

一到城里,嘈杂就到了。仅仅隔了一座小山,宁静与喧闹就这么近,好像没有安排完美的转换场景。图片

但我要整整衣服,像个样子才能走进县城,否则,不成体统。

秋色渐渐丰满,心事渐渐变瘦,正是人间好岁月。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