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app

时间: 2018-10-08    阅读: 911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曹小杰

昨天晚上朋友的家宴是设在工商大厦二楼的一个餐厅,若没人指引,是很难发现这个地方的。我以前来过这里,但当时好象并不是什么餐厅。

我到时已是宾客齐坐,一枝红酒和一瓶白酒摆在桌上,但还未正式上菜。除了他的妈妈和表哥陌生点,其余都算得上熟悉,至少在近年有过一面之缘。我对他们微微笑,点点头,算是都打了招呼。

开始上菜吧,人齐了,朋友吩咐着服务员。不会吧,他居然让一家人等着我这个惟一的外人,我有点惴惴不安起来。但一杯下肚,就开始海阔天空,没有一丝怯色了。

他的妈妈我大概在二十年前见过,自从和他父亲分开后,就一直独身一人。想来也应是六十七八的人了,但气色却是很好的。可较之他的父亲看上去还是逊色了一点。都说女人的寿龄要比男人长五到十岁,容颜却是要衰老一些。他妈妈在开席不久便离开了,还捎带了一些肉或骨头,说是要去照顾家里的小狗。或许在此刻她的眼中,两个儿子的地位已没有那只小狗重要了,至少近百分之九十抑或百分之九十九的时间,都是小狗在陪伴着她。我也不知道在餐桌上屡次提及吃狗肉的事会不会让她反感、甚至厌恶,因为这是每个养狗人的逆。我忽然想起来了一个朋友的一张土狗的憨态,当时在我眼中却是一顿美味。他若了解我的想法,不知会做出如何反应。

晚餐是几点结束的我已记不得了,席间又说了一些什么话也记不得了,我是如何到家的也没有完整的印象了。但昨夜我确是熟睡了,也忘记了外面的冰冷。而我也在上午快九点半时才醒了过来。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