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app

时间: 2018-10-08    阅读: 840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箩箩箩

童年是一个人的记忆。

记忆是彩色的,像散落在海滩上的贝壳;记忆是零碎的,像昨夜朦朦胧胧的梦境。

我的童年里有快乐,但更多的是苦涩。

我的出生,给家庭带来的快乐是短暂的。高兴过后,便是真实的生活。一家七口人,吃饭成了头等的大事。那个年月,农民都被束缚在土地上,没有丝毫的自由。辛辛苦苦一年,挣的工分换成粮食,难以维持生计,更不用谈奢侈的鸡蛋和肉了。每到三四月份就是父母亲最难受的时候了,看着粮食马上就要断顿,父亲总是寝食难安。昏暗的灯光下,父亲一根一根地抽着烟,母亲则是低着头,缝补着破旧的衣服。偶尔抬起头,说的就是那一家的情况好点,可以去试着借一点粮食。

终于有一天,等我回到家,没有见到父母和大哥二哥。等到了天黑,我急的哭了,姐告诉我父母挣钱去了。那天晚上,望着黑乎乎的屋顶,我有些害怕。

记不起多长时间了,一个夜晚,迷糊之间,我听见父母说话的声音。睁开眼,看见了父亲满脸的胡茬,眯着眼看着我。

第二天起来,我看见院子里堆着许多像草一样的东西。姐告诉我,那是芦苇。

于是,一个新的生计诞生了。每天全家动员,用芦苇织成草帘子,然后拿到集市上去卖。

于是,每隔一段时间,只要有空闲,父母就会带着两个哥哥去很远的地方割芦苇。

等到我懂事的时候,情况有了好转,偶尔还能吃到玉米面和麦面混在一起做的面条。

生活的拮据,家境的艰难对我来说,影响不大。每天里,小伙伴们聚在一起,捉草,放羊,捉迷藏,玩游戏。东沟就是我们的乐园。每天吃完午饭,便拉上羊,提上笼,呼朋唤友一块儿下沟。沟底,有一条溪水缓缓流过,草木茂盛。羊儿自由地吃着草,吃累了,就跪在溪边喝水。小伙伴们则在沟底跑来跑去,尽情释放,忘记了一切。等到太阳快要落山,才拿起镰刀,找一块水草丰美的地方割草。只一会儿,笼就被装的满满的。叫上羊,提着笼,说说笑笑回家。

羊是我童年记忆里一道亮丽的风景。由于家人很忙,养羊就成了我的事。每日里割草,喂羊,给羊饮水成了我的主要任务。羊也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只要一看见我,羊就会咩咩地叫,特别是下午回家时,只要我一吹口哨,羊就会慢慢悠悠地跑过来。

有一天,我从外边玩回来,发现羊不见了。一问,才知道羊被卖了,我忍不住失声大哭。

家里人都莫名其妙地看着我,这让我愈加难过。

童年就这样在哭与笑中度过。

童年里有许许多多的故事。有东沟里流淌的小溪,有路南的桑葚,有袁家崖背上的枣树,有大队地里成片的豆荚。有涝池里汇集的雨水,有空荡荡阴森森的瓦窑,有饲养室偌大的石磨子,有保管室前宏伟的麦草垛。

那些地方都有我童年的记忆,有我童年的足迹,有我童年的喜怒哀乐。

童年是一副画,画满了星星,只是不知道那一颗是真实的我。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