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app

时间: 2018-10-06    阅读: 944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风声腾

外面已是深秋了,树叶也黄了,风儿也疲了,花儿也枯了。

一切都清清冷冷的。

祖母却依然套着她洗得发白的蓝衬衫。

在阳光正好的天气里,她从家里搬来一张椅子,手中不停歇地剥着黄豆荚,炯炯的眼睛望着门前一棵已经黄了半身叶子的银杏树。

这银杏,长得有些年头了。

听母亲说,这树跟祖母的年龄差不多,不过六十几年了罢。

祖母不识字,却练就了一声好胆量。

以前,家里出现什么骇人的东西,父母都束手无策。祖母手拿扫帚,就将这晦气东西赶走了。于是,幼时,祖母便是我的偶像。

有时候,相识的人问我:你以后长大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啊?正吃东西的我含糊不清地说:要像祖母一样!一旁的祖母笑了,眼角的鱼尾纹如一朵水莲,在风中温柔绽放。祖母轻轻抚着我的头:哎呦,那可不行!我又不是字,又不是什么大人物!你呀!小鬼灵精!我窝在祖母怀里笑弯了眉毛。

祖母的眼睛依然炯炯,在阳光下,我竟看到了我的倒影。

后来,祖母的母亲去世了。祖母那单薄的身影愈发单薄了,像一张纸片儿,风一吹就会飘走似的。

祖母安然地看着这棵银杏,阳光给祖母和银杏渡上了一层金。

可这唯美的令人不敢眨眼的画卷。却终究保不住了。

银杏树要被锯掉了。

秋风萧瑟地吹着,银杏树上的黄叶纷纷落下。

祖母直起她那微微佝偻的背,慢慢踱步至树前,手轻抚树干,叹了一口气。

钰儿,来!给奶奶和这老树拍张照。

我拿起手机,咔嚓一声,时光定格在这一刻。

照片中的祖母笑着。我知道,这不是真心的笑。

树终究是被锯掉了,只留下了一个树墩子。

又矮又小,年轮却是一圈又一圈。

祖母还是每天浇水。我问祖母:这树不是被砍了吗?怎么还要浇水啊?祖母顿了顿,将水壶中的水浇完,抚着我的头,眼里有泪光一闪而过,我并没有紧紧抓住,只当成错觉罢。

在一个清晨,随着祖母去浇水。竟意外发现,这树墩旁,不,紧贴树墩子有一株小芽。我惊呼。

祖母默默看着这株小芽,回屋拿了手机。又叫我给她拍张照。

照片中的祖母依旧是笑着,不过这次的确实真心的微笑。

秋季,是一个包含死气和活力的季节;而祖母。在这样的季节里,她的笑,是一种吟诵和传唱。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