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app

时间: 2018-10-04    阅读: 746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人生的遗憾

初秋,阳光温和地照在希珠子的脸上,她俏皮地眯起一只眼睛望向院子里的太阳花,它们长在破旧的搪瓷盆里的沙土中,长势出奇的旺盛,或许是因为希珠子的歌声,它们是希珠子的第一批听众,也是唯一的听众。希珠子的眼睛上方有一道不小的疤痕,那是钻树棵子留下的印迹,那时她正在掘一颗胡萝卜,种菜的人呼吓着,她的小伙伴们一哄而散,她那时很慌乱,树杈是非常坚硬的,所以留下了伤疤,她的眼睛也或许受到了影响,使得她经常有眯眼的习惯。

她常在家里的院子中玩耍,在院子的一角也常常挖出许多小药瓶,咖啡色的玻璃瓶,里面盛着白色的药片。带来阴凉恐怖的感觉。希珠子会联想到这里原是一间医务室,抑或是原住家的废弃后的遗存。这些神秘的猜想,没有最终的结果。后来的几天,这些东西就不见了,大人们觉得很危险,就把它们处理了。

希珠子从不参加周围小朋友的游戏,她们自成一个团体,姑且命名为k,她们的年龄都比希珠子大。有次,希珠子和母亲一起制作了一个小沙包,沙包非常精美,外面用五彩的布把五种豆子包在里头,希珠子十分爱惜,因为这在母亲是少有的。后来K团体来借,希珠子十分想参加她们的游戏,比如,跳皮筋,她们会念着,马兰开花的句子,希珠子借给她们后,k团体并没让希珠子参加她们的游戏,看着沙包在空中一次次抛下,沾满泥污,希珠子,突然觉得眯起眼睛看到的世界,不一定都是美好的事物。这次事件的结果是希珠子不再交新朋友了。母亲对希珠子很是责备,她从不会试图或努力走入希珠子的世界。

院中的那棵苹果树,夏天繁花满枝,秋天却结不出一颗果实,后来,不知怎么,就枯死了,只有猫儿舒展着利爪在树身下方留下些许印痕。油菜花上飞来一只黄粉蝶,它的翅膀一张一翕的,终于定格在一起,忧郁的希珠子有一丝惆怅,杨铁皮桶里的水已经温热,蝴蝶在水面上,铺展的双翅越发的沉重,终于沉入了水中。然蝴蝶依旧翩跹,风儿吹来母亲和父亲的对话,那么稀少,却又心照不宣,大人们的世界是另一个隐秘的存在。饭桌上的汤里,又多了一种植物的花朵,母亲的笑容还是很亲切,还是很温婉,一切都符合旧式的传统,希珠子却感到有些陌生,这种陌生感一直伴随着她的成长。

希珠子和别的孩子不一样的地方,是她有一个幻想的世界,那里的冬天,雪面上凝结的颗粒像镜子样闪着光,她制作的简易木质滑雪车在雪面上滑动,洒下无比欢乐的笑声。灌木丛中,红色的小浆果在融化的冰屑里散发诱人的光彩,尝起来酸甜多汁,她可以采下满满一筐。总之,那儿没有痛苦,有的只是欢乐在悠悠流淌,或许是个乌托邦的所在。很适宜用童话表现的一种感觉。

那个有蔚蓝色夜空的夜晚,夜幕上撒着三三两两璀璨的小星子,父亲和希珠子在林中散步的夜晚,牵着父亲的手,他们走了很长的路,路上有枯叶在脚下的沙沙声,希珠子的手心是汗湿的,她有些害怕,后来就不害怕了,她一直缺少那种对生活诗意的感觉。父亲总是那个使她安定的存在。希珠子扬起脸庞,问道,有没有害怕的事物,希珠子说,她害怕蜘蛛,父亲说它不害怕任何这类的事物,希珠子终究想不出来父亲害怕什么事物。

那是一次日出的场景,玫瑰红的地平线,明黄的光晕,将天边渡染,鸽羽似的云朵,逃逸开来,远山是暗沉的,似乎没从睡梦中醒来,一场风事,使城市的呼吸清晰可闻,它水泥的骨骼,淡白的,消融于橘色的晨雾中,像朝圣的麦加。这些事物的映象超出了她可理解的范畴,但令她印象深刻。

长大后,这个谜题似乎得到了解答。父亲害怕的事物勿宁说体现了他对希珠子成长的关注。

在学习上,希珠子的努力或许有点刻意,她希望她的父亲为她自豪。同时,又有种疏离的感觉,父亲的关心并不像母亲那样细致,希珠子的性格,像水与火的糅合。在一个苹果花开的时节,她收到了一句赞美,来自一位男生,她只是很淡然地笑了笑,用法语说了声,谢谢。

那个日出中的城市是她所生活的城市,在她的心中是温暖的。这个城市在她遭遇人生的滑铁卢后接纳了她。并像以往一样,用它的春夏秋冬为她疗伤。

晴和的午后,几近透明的阳光中,她伏在桌案前,片段的记忆朝她袭来。

雨丝细细密密的飘落,校园的张贴板上,有张红色的海报,上面用毛笔字写着今晚的电影《美丽人生》。因为下着雨,校园里的人往来匆匆,一个女孩在张贴板前停留了一瞬,步履匆匆的走进了文科楼。

她有些执拗地站立着,是唯一站着看完这部电影的人,光影映照在投影幕布上,在结束的一刹那,她的表情似乎是感动的。忽视了那些曾看向她的眼光,仿佛只有那部电影是她唯一的关注。雨夜中,那个女孩白色的身影,在灯光下回过头来,那是她自己。她感到陌生,对以前的自己。或许她是熟悉的,只是忘记了怎样生活。

其实,生活没她想象的那么平庸,也没有那么复杂,其实,她不用选择逃避。

有时,周一,她去参加小区的升旗的仪式,人们在台上,发声亮剑,表决心,虽然有些枯躁,但她对那些细节,关于感想和生活的,还是觉得生动。有时,坐在公共汽车上,正逢修路,平时的线路就改了,很多人一时着了急,车子,为给大家便利,停在了相反方向的路口;看到老人慢慢下车,旁边的人给予搀扶,希珠子会觉得心情舒畅。

漫长的日子过去了,希珠子决定振作,人生的路就像一段长长的上坡,不知是哪位日本女作家表述的。上坡呦!不是充满了无畏和喜悦吗?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