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app

时间: 2018-10-04    阅读: 952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花下约

三点三分,活了几十年的妈妈,从未经历过住院和手术的她,被推进了手术室。我知道今天的她,心里特别的焦虑不安,手术前更是从未有过的紧张,以至于手心里都出了汗。当看着手术室护士讲她从三楼推到二楼的过道间,尾随身后的我,看到了尤其显眼的三个红色字体,手术室,和一道蓝色的推拉门,费手术室医护人员不得入内。以前,见到这些地方,都是在各种影视剧中,一个圣神而又恐惧的地方,因为在这里留存着太多的奇迹和生离死别。我在幻想的边缘,还没来得及安慰老妈两句,她就被护士推了进去,我被阻挡在门外。

看着护士的进出,一会儿穿着绿色手术服,带着帽子口罩,裹得十分严实的样子,也相继而入。不知道为何我心里突然间一种说不出的难受,不安的感觉,涌了出来。因为,在里面的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人。我不是不知道,手术不是很大,但任何手术都是存在风险性的,当然这一切都不是我所想希望的。

一个人守着外面,坐立不安,徘徊不定。随后在旁边找了张椅子坐下,感觉每一分钟都是如此的缓慢和煎熬。好像我唯一能做就是。默默祈祷,一切顺利安好。

看着时间过去了一个小时了,即使我跟身边的好朋友一直不停的发着消息,来缓解我心里的恐惧不安。但好像这样的方法,没有一点用。我在那里胡思乱想,我恐惧时间的慢长,是不是出现什么问题,我恐惧医生突然出来找我,我恐惧.....即使我一直控制着自己仅有的冷静,告诉你要坚强,你现在是妈妈唯一的陪伴和照顾者,你不小了,这些都是你该经历和面对的,也是子女该有的责任。

途中医生出来了,给我说了下大概的情况和后续的手术方式,安排我去交了手术的费用。我又开始继续的等待。

终于经过了两三个小时的时间,接近六点的时候,我看着他们把老妈从里面推了出来,我问着意识清醒的她,说没事吧?痛不痛,她虚弱无奈的跟我说,没事。什么都感觉不到。我们从二楼又回到了三楼的监护室。

因为刚做完手术后在观察期,医生护士们把老妈搬上了病床。接上了氧气,和测量心率血压的仪器,输着液体。医生说着,术后麻醉要三四个小时才能消退,六个小时不能进食任何食物和水,最多用棉签沾水润润嘴唇,家属可以按摩下麻醉的身体部分。想想老妈昨晚五六点吃的晚饭,算下来接近二十四小时没吃任何东西了。医生护士交代了下家属需要照顾和注意的事项。

坐在床边的我,看着躺在病床的虚弱无力的老妈,心里特别的难受,甚至想流泪,但我不能哭,我要坚强。我轻轻的帮着老妈按着腿,我说又没有感觉。她无辜的告诉我,我什么都动不了。

我就这样陪了我妈一夜,跟她聊天,跟她换尿,跟她润嘴唇,跟她看着盐水瓶,大清早,去给她弄早饭。毫无怨言,只有心疼无奈。无奈的是,我没有那个能力为她分担太多,能做的就是陪伴照顾。

都说养儿防老,或许这就是孩子的意义吧。父母,含辛茹苦把你从哇哇落地抚养到成人,而看着子女的长大同时也就是他们的老去,她们慢慢的变得如同小孩子,需要陪伴,需要照顾,需要穿衣喂食,当你想拒绝的时候,请你换位思考,当初父母是如何善待你的?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