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app

时间: 2018-10-03    阅读: 929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婳影

你为什么是诗人

诗人能做什么,赞美!诗人你还能做什么,依然是赞美!!

不忍要问,赞美的前提是什么,爱。生活真的会展现出那么多的美好吗,当然不会,但谁都知道美好相对的就是丑恶,美好让人向往的同时丑恶自会如影随形,这有时让人深恶痛绝,而在诗人那里却是激情,往往会写出意想不到的特别壮美的诗句。当我为这些诗句沉醉不已的同时总会身不由己的想起诗人。

——你为什么会是诗人?

因为心地纯净,所以一切美好,诗意就这么不请自来。

诗句是灵魂的表达,又因为写诗和读诗是少之又少的事,诗人自然成了精神的贵族,是站在一定的高度越过众生头顶把目光投向远方。然而远方和时光一样地遥远,再也无法抵达,是希望,更是绝望。

文字终究无法表述灵魂的存在。

真正的诗人总是写不出自己满意的句子,哪怕读者已为你的所写拍手叫绝,甚至已流传千古。好的东西总是在诗人的脑袋里,一经表达就什么也不是了。通过阅读诗句来探索诗人的内心世界是无助的,诗句的表达总是不及诗人内心与万一。

宁愿相信,诗人的死就是因为无法表达,无以言说。

江郎才尽,诗人死了,我们心疼的是那个随之而去的灵魂却不是诗人。不要指责诗人的自杀,因为诗人活着你也无法走进他的内心世界。诗人的孤独是苍凉的,也是悲壮,就像暗夜的流星。

死过去又活过来的人都知道死亡不可怕,甚至有些美好。

当所有的恐惧都像你袭来,当所有的黑暗都把你包围,你只有迅疾的堕落,这个堕落的过程虽然短暂却是一生的长短,此刻你所渴求的就是终止这可怕的一切,必须接受死亡的真正到来。然后不再害怕,随之而来的自是无限光明和温暖,这是你一生最幸福的时刻,这个时候你无所不能,你法力无边,想要的东西,想见到的人都在你的左右,也许你看不见,你也不需要你看见,你什么也不缺少,世界全是你的,你就是全世界。

美好吧,可是你来不及告诉任何人,包括你自己。如果你有幸活过来了,你却无法表达极乐世界的美好,对你,对别人都是,你必须好好得活着,你知道那一刻迟早还会来的。这还不是诗人的死亡,诗人的死亡是经过他精心设计的,放大了死亡的快乐,延长了死亡的过程,这期间他真正做到了视死如归。

世人不能无视伟大诗人存在。

当诗人写下《怀沙》已知死不让,他长剑在手舞袂飘飘行走在江水之上,他便是“路漫漫而修远,我欲上下而求索”的屈原。当我们赞美“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诗句的对仗,又不得不感叹“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从容。武有岳家军,文有《满江红》和《小重山》绝美诗词自会招来无数嫉妒恨。千古绝唱《虞美人》,词帝千古李后主。诗词的魅力就是这么不可阻挡,你可杀掉作者,但你却不能消灭他诗词的流传。

诗人就是诗人,就要诗词传情言志。

那些帝王将相总风光在当时,哪怕是后来人千方百计把他们写进史册后人也很少去读。而我们的诗人,仅仅因写得几首好诗好词便得以流传久远。为什么可以忽略那些帝王将相的伟大,却难以忘怀诗人,因为诗句太美,因为诗人纯真可爱。

没有人渴望诗人用牺牲生命的代价换取诗句的悲壮之美,这多少让活着的人有点无的自容。甚至诗句写得太过美好都是可怕,诗词有意无意间便成了诗人的宿命。徐志摩的“轻轻地我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会让我们想到他坐着飞机从天上掉下来的。

好诗词总能经得起时间的洗礼。好诗词又要等作者死去才会被人忽然想起。

海子自杀,我们才去会关心“春暖花开”与八杆子也打不着的“面朝大海”的关系,想不通诗句的分明与作者生死的必然。当在网络视频看到海子的老妈妈木然地背诵着《面朝大海》和《亚洲铜》时,我们只能凄然的流泪。她说她不懂儿子诗句只有背诵。也许通过诗句背诵让她知道了儿子的万千想法,那么承受痛苦也就变成了享受痛苦。诗人希望所有的人好好的活着,父母当然更是。

诗人很爱这个世界和所有的人,唯独不能深爱自己。诗人喜欢自杀,已是好多人的印象。不能爱一个人,就去爱一个家,不能爱一个家,就去爱很多的人,不能爱很多的人,就去爱这个社会,不能爱这个社会,就去爱这个世界……

因为太爱,也就容不得伤害太多。

“质本洁来还洁去,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无法替诗人想得太多,因为我们最终不是诗人,仅仅是他的读者。当诗人在现实世界里再也无法呼吸的时候,已是面对要么不做诗人要么背弃这个世界的不二选择。现实里纯粹的诗人绝无仅有,伪诗人就有很多,诗人为了活下去很多时候就不再是诗人,这个他们自己知道。

后来,很多诗人也就成了伪诗人,是曾经的诗人。

诗人,往往生言不生貌。现实里大家对诗人的作品佩服的五体投地,对他本人就未必能,比如当下的诗人余秀华,因为很爱她的诗句就很爱她的人,这很难。写歌词的都长得不怎么样,他们倾情所至物尽其美的写歌词,然后让那些帅气美貌的人去嘶喊,把高雅降低为众生的俗。中国好声音就是那样,本来的听歌却成了观感。诗人没有华美的外表,这就让他们远离喧嚣而选择孤单独行。这么说会让一些人不高兴,但大家都心知肚明,QQ或微信头像弄个美女挂着,跟真得似的。

生得美又写得好诗词,往往更是可悲,女子的才貌双全,又多是红颜薄命。这儿不再提那些极富才情的清楼女子,这儿要说林徽因。诗写得好人又漂亮,便足以祸乱当时的整个文坛,她的周围聚集着沈从文,胡适,费正清等一大帮大文男,这让好多人看不入眼,冰心为这就写过《太太的客厅》。然而徐志摩的到来与早死更成全了林徽因的诗书佳话,他才是她的大诗人徐志摩,而她是他的什么人呢,轻轻地他走了没有带起一片云彩。如今他们都死了,我们还能读着属于他们的情诗而枉自多情。

诗赋歌词决不代表作者本人的什么,想像永远比现实可爱,作品总比作者可爱。阅读只是自己的感受,不必关心作者的生死,要顺着作品的思路展开自己的思想。

“黑夜给了我们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寻找光明”。诗句叙事是没办法的事,说理就走到了尽头,说白了诗就是诗人的一堆梦话。梦话与真话的距离有多远,那将是梦境与现实的距离。童话诗人顾城的朦胧诗拥有着天使之心,让人爱恋生疼,然而天使也会变恶魔,当他把斧头挥向心爱的人,他必将死去。

诗句的美好,并不是诗人的美好,诗句救不了诗人。

当女诗人蝌蚪挥起锋利的手术刀割向大腿上的静脉,她依然微笑着睁着美丽的大眼睛,任血流如注,任血流得满屋……顾城说了这么一句话:你死得真美!龙8国际app真的值得付出鲜血和生命吗,时隔六年,顾城把自己吊在树上,在风中摇摆!

那么,年轻诗人的死亡如同摄影师捕捉的一次快门。

然而摄影家永远只是记录,而画家就是画心,心存天地,无所不及。许多写诗的人爱画画,许多爱画画的人也写着诗。诗句美得无从捕捉,诗情永远比画意更具空间想像。可以断言,大象无形说的是画家的忧伤,大美不言就是诗人情怀。这儿要借佛界一段佳话:和尚神秀说,身似菩提树,心似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慧能对答,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境界高低立时可现。

这不是有意提到一些伟大的知名的文人来标榜,本意是想写写有过一面之缘的王尧,当时他来我店里的修电脑,不知道他写诗。如今他的死让我陷入忧伤,去想像他从中国人民大学的楼顶跳下来的那个过程,是不是流星划过了那夜的星空?我很想找到他的同学好友聊一一聊,也很想去看看他的父母,毕竟我见过他的真人。

许多的事也只能去想,不能添乱,是局外的人又知之甚少难以成文,只有写得想当然。最容易的是去百度搜一些有关他的新闻和诗:他写,睡觉时一只手放在外边,于是梦就成了冬天。他又写,失眠是夜中独行的船,它清晨靠岸。他再写,在夜里我们都是盲人……他写,二十年不长,回来——路太短……

当诗句充满了哲思与叙事,诗人就向深渊走去不再回来了。但愿死忘之美鲜花相伴,拿什么去爱我的诗人,那无法长大的小孩!让我美美的忧伤,诗人的不为人知才是待解的迷。

?文/遇江南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