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app

时间: 2018-10-03    阅读: 536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葬花魂

十八岁那年,为了矫正我的小儿麻痹后遗症 ,我在当涂八六医院住院二十天,双腿共开了十一刀后,带着厚厚的石膏出院回家了。医生说要在家休养两个月,才能重返医院,进行石膏的拆除,在家里的两个月,用度日如年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由于术后需要增加营养,尽管那时候物资匮乏,家里条件也不好,但是妈妈心疼我,说我从小多病多灾,体质不好,此次开了那么多刀,元气大伤,一定要趁机好好补补,就尽量注意给我单独加点餐,(弟妹小,不懂事,有时还颇有微词,也难怪啊,家里常年伙食差,难得有点好吃的,他们不馋才怪呢!)我每天躺在床上,看着妈妈那么忙,我什么也做不了,弟妹们还给我端茶送饭,作为老大,我是内疚的,也是感激的,更重要的是我重新认识到,我发现自己在妈妈心中也是个被照顾的孩子,这是我记事以来第一次的意识(之前我都是被要求照顾弟妹,被要求不能犯错,就连摔跤都被责备的,那种委屈、伤心、自卑从打记事起就如影随形)

我的一个姨夫,在码头工作,那时候码头经常有和县过来的农民,把捉到的黄鳝、甲鱼拿过江来卖,我在家休养时期,姨夫时常买下,下班后送到我家让妈妈给我增加营养,每当想到此,我都是充满着感激之情的。(唉,可惜那个姨夫因病早逝了),

那时节,家里住房条件差,父亲不在家时,小妹同我母亲住一间屋,我同大妹一间,弟弟就在客厅搭了一张床。姐妹同床而卧倒是寻常之事,但是当时我不但双腿手术伤口未愈,稍有碰到就疼痛;更要命的是我左脚拇指头上戳着的细钢筋露在外面有五毫米,睡觉时刮到被子都疼,尽管妹妹清醒时注意不碰到我,可是孩子在梦中蹬腿伸手的事在所难免,特别是当她碰到我脚上钢筋时,那种钻心的疼痛是刻骨铭心的,因为十指连心啊!

那时是七十年代,我家别说电视机了,就连一个能发出声音的半导体收音机也没有啊,每当妈妈上班,弟妹上学,家里寂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我整天躺在床上,只能靠家里仅有的几本看过很多遍的书打发难熬的时光。还好,那时才时兴绣花(就像现在在电视上看到的大家闺秀,没事的时候把花样子描在布上用绷子绷紧,再用彩线刺绣起来的那种)。刚好我们有个邻居会绣花,她有空就到我家教我,帮我打发时间,说实话,真是起了大作用啊!我的针线活也是在那时开始学会的。

住院期间,由于病号饭营养安排的比较合理,而且还可以自己摇着轮椅出去活动,所以我的大小便都比较正常,可是回到家后,我们都不懂得合理安排膳食,又整天卧床,导致我十几天都没有大便,等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尽管我坐在马桶上,紧咬牙关,二目圆睁,双拳紧握,努力得满头大汗,硬是无法解决大便问题,妈妈在旁边是干着急,想不出办法,只是不停地说,怎么解个大便比女人生孩子都难!(真的一点都不夸张啊)就在那一次,我硬是得了痔疮,唉,严重到后来又因此进了一次手术室!

好容易熬到两个月,我曾自嘲的说,终于刑满释放啦。被送到医院,双腿解除了紧紧裹着的石膏。医生告诉我,由于两个多月没有走动,双腿肌肉有不同程度的萎缩,接下来要练习走路,这将是又一个痛苦的事情,双腿筋骨修整加上脚底都有刀口,刚开始走路会很疼的,但是要怕疼,错过了最佳时期,手术效果是会大打折扣的。一闻此言,我立即表态,我盼望了这么长时间,吃了那么多苦,绝不护痛!医生说知道我的毅力,但还是要循序渐进,千万别操之过急。

回到家后,妈妈为我打了一盆温水,两个多月来,双脚双腿第一次接触水,一番清洗后,退下的老死的皮足足有半盆!

我第一次看到了我的刀口:右腿小腿杆上有三条两寸多长的刀口,犹如蜈蚣趴在上面,奇丑无比,(所以至今,天气再热,爱美的我都要穿一双袜子遮丑)脚心脚背脚三处的刀口略小些;左腿的刀口比右腿少了一个,只是在大拇指上又多了一刀,而且大拇指由于长期用钢筋固定,钢筋虽被拔除,但是大拇指却永久性不能弯曲!

洗完腿脚,我仍了手术后妈妈帮我临时配的拐杖,小心翼翼地试着第一次用脚沾地,哪知一阵钻心的痛让我情不自禁地浑身一颤,立刻跌坐到凳子上,但是想到医生的嘱咐,也想早日看到我手术后的效果,我扶着凳子,紧咬着牙,重新又站了起来!就这样,从开始的站立,到慢慢地迈开步子,一点一点的开始了锻炼!

由于经历了开刀后那种难以忍受的疼痛,再有就是想看到手术效果的迫切心情,驱使着我每天不停地给自己加码,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忍痛锻炼。每次都累得满头大汗快撑不住时方罢休!几天后就初见成效,可是又发现我的双脚脖子无法灵活的扭动,这怎么办啊?情急之下,我想到了家里的一台脚踩缝纫机,我就刻意地每天忍痛空踩它,慢慢的,脚脖子就灵活起来了。

经过了近乎自虐的加强锻炼,我终于可以独立的走路了,看到我的人都说我矫正的效果不错,不仔细看还真察觉不出来我有小儿麻痹后遗症呢。

十八岁,让我与常人一样告别少年,走向成熟。但是又比别人多了一个终身难忘的疼痛,还有就是思想上有个至关重要的转折和认识:我像别的孩子一样,也沐浴着母爱的阳光,只是妈妈由于太过辛劳,对我要求过高,母爱在我身上表现的不明显而已,她要是不爱我,也不会主动送我到医院开刀!

还有一个最大的转折是,我的残疾得到了有效的治疗,这对于增加我生活的自信心和今后的工作分配起着重要的作用啊!因为我高中毕业以代课教师的身份留在学校时,由于腿残疾问题,只能在财务室工作;而手术后再次到学校工作,就被安排做了我喜欢的英语教师,还当了班主任!(唉,可是后来因为闹地震为了照顾弟妹辞职了。)试想想,要不经过那次手术,我在1977年招工时,有可能被分配到残疾人的企业呢!

我是个恋旧的人,出院后,还经常同那位照顾我很好的女兵姐姐赵护士打电话。那时候,家里都没有电话,打电话要到邮局去,而且当涂可算是长途电话哦。我还说服妈妈请赵姐姐来我家做客,就在那次,我们还到照相馆留下了珍贵的合影哦!

可惜的是 她转业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了,不知道当年悉心照顾我的护士赵姐姐现在怎么样了!

我的十八岁就是这样很有意义地渡过了,人常说经历就是一笔财富,有了这个与众不同的历练的过程,在我今后的道路上,真的是受益匪浅啊!

感谢妈妈!感谢部队医院高超和精湛的医术!也感谢十八岁,让我经历了从精神的苦恼到解脱;让我从肢体的严重残疾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难忘的十八岁,再次回忆,更加难忘!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