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app

时间: 2018-08-24    阅读: 568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莫若轩

2015年父亲已经重病不能长时间坐车加上父亲随时都可能离我们而去最终

小时候父亲在我的眼里很威严、很害怕但确实一个很爱很爱我们的人,那时候我们家很穷以至于上小学的时候夏天连买一根冰棍对于我和哥哥来说都很奢侈。有一年母亲为了给我和哥哥补充营养回到娘家像舅舅借了一头奶羊,(与其说是借还不如说是要呢,那时候的我们真的生活太苦了,有些亲戚看到我们家的人就像看到瘟疫一番远远地就躲着我们绕道而行)有了奶羊以后母亲每天都会盯着我们喝羊奶,告诉我们喝了羊奶身体很壮实,多余的羊奶母亲,用小塑料桶装着然后去卖好的时候能卖上三两块钱不好的时候也就几毛钱,慢慢的因为喝羊奶身体真的变得壮实了,还赞了不少零用钱到了第二年夏季母亲把积攒的钱拿出来给我和哥哥解馋,在一个很热的中午母亲给了我和哥哥一人一毛钱也就是那一次我才真正的吃上了冰棍,那味道可真甜,一点一点的吃害怕一下子吃完就没有了,也就是从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了夏季还可以吃冷饮;随着我们慢慢长大我和哥哥要上学了,家里的负担是越来越重,那个时候父亲才感觉到如果不努力赚钱我们兄弟俩的学费都不知道要从哪里出

2014年初夏的一天下班了像往常一样开着空调玩着玩着手机,不知怎么的就是想给家里打个电话,于是我拨通了熟悉的号码,是父亲接的,父亲告诉我他在同村叔叔家串门呢,一说到串门我心里很纳闷,这个时间点了父亲不应该是在家休息吗,怎么会去串门呢,很是诧异,我又拨通了母亲的手机,我和母亲瞎聊了两句随之又问起了父亲在哪里,母亲告诉我父亲睡了,听到这么一说我更加确定肯定有事,我又拨通父亲的电话,父亲依然还是说他在同村的叔叔家串门,我在三的逼问下父亲终于说了,他生病住院了;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向来身体很壮的父亲怎么会生病住院的,我连忙穿好衣服开车连夜晚赶回了我们县城在县城医院见到了父亲,那时候父亲还只是刚刚感到不适应还没有很严重,见到父亲以后,他这时候轻描淡写的说了他没事,一个人可以吃可以住的让我回家休息明天还要工作呢。回到家以后母亲给我描述了当时的情形:那天傍晚母亲和父亲从工地回来干了一天活了身心疲惫父亲想吃母亲做的酸汤挂面,母亲刚做好父亲又说想吃朱德方便面,母亲就叨叨了几句,虽说嘴上不愿意可是依然还是给父亲做了煮方便面,母亲把面条端回来之后父亲说不舒服想去睡会,母亲正准备在叨叨一会,这时父亲刚从沙发上起来转个身摔倒了,母亲以为父亲在开玩笑就没有当回事,可是看着父亲的脸上都白了赶紧扶起父亲让父亲靠在她身上随后用父亲的电话拨打了哥哥的手机让哥哥开车过来,同时有让我哥给我二叔带电话人都到了以后连夜晚把父亲送到了医院,由于是晚上加之父亲到了医院以后各种症状已近没有了,医生没有办法进行诊断,医生让父亲住院观察父亲不愿住院只是不想多花钱,在大家的劝说之下父亲才勉强的住院了;当目前说完这些以后我有种不祥的预兆可是真的不敢往哪方面想,往往是怕什么来什么,第二天我像公司说了情况以后领导准许我了三天假,第二天在医院进行了一番检查医院查出好像是肝癌晚期,父亲很平静似乎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我感觉都要崩溃了,医生把我叫到办公室向我说明了父亲的情况,如果想让父亲的生命延续几日就得想办法治疗,我给医生说我们不想采取化疗希望保守治疗,医生告诉我们说县级医院太小对于这种病情无法进行手术或者其他治疗需要转院,问我们愿不愿意转院,我们很快在转院通知单上签了字只是我第一次为父亲签字确认,医生帮我们联系了XYS中心医院介入科的杨医生,我拿到杨医生的手机号以后拨打过去将父亲的病情大概描述了下,杨医生让我们尽快的过来办理入院手续,当天下午我们就到达了XYS中心医院,杨医生接待了我们,由于医院病人比较多临时没有床位就让我们临时住在病房的楼道上,虽说是楼道可是人家医院很尽职尽责的我们服务,一天给父亲做检查一边联系专家预约音影科室的同事为父亲做检查准备手术,当一切准备妥当的时候医生将我和母亲带到了医生值班室并向我们讲解了这次手术的必要性以及风险等,签完手术告知说以后,医生交代我们做术前准备晚上九点后要让父亲禁食,第二天一大早的第一台手术就是给父亲做,护士来病区接病人护士让父亲躺在床上准备推着进手术室,可父亲要走着进去,没有办法拗不过护士只能躺着进入手术室,进之前父亲看了看我和妈妈我们点了点头告诉父亲你放心进去手术吧问你在手术室门口等你出来,。门关了以后我和妈妈在手术室门口焦急的等待着,时间似乎很长很长突然手术室的门开了,护士叫喊着谁是xxx病人的家属我和母亲立马跑过去,我们和护士将父亲推出来准备送到病区,我轻声的唤了一声父亲,很清醒告诉我们他没事可以自己走,医生说刚做完手术不让自己走必须躺着,因为是介入治疗手术,创口很小用了一个大一号的创可贴贴着看不来,医生告诉我们一会麻药劲过了以后父亲可能会出现药物不适的感觉会有点呕吐现象让我们家属留意一些 ,午饭是麻醉师来看望父亲轻声呼唤着父亲的名字,由于麻药药效已过父亲出现轻度昏迷,医生让我们每隔几分钟就叫一次,晚上父亲清醒了只是不停的呕吐,护士给父亲吃了点药好多了,第二天父亲像个正常人一样没有其他症状,在医院住了十几天经过了两次手术医生说病灶已经得到控制回家去修养每一个月来做一次,可就是在这关键的时候爷爷去世了,经过七八天的操劳父亲明显身体不适,在爷爷下葬以后我们赶快将父亲送到医院,医生为父亲做了全面检查以后医生很火说是让病人过于操心了癌细胞已经慢慢变大,随后赶紧安排手术,手术后父亲回家静养,在静养的这段时间里父亲还去过几次工地我们不想让父亲去,可是父亲不想让村里的人以及奶奶知道他得病了

转眼到了2015年父亲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欣慰的是我小侄子快一岁了,父亲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想去周边的地方转转,姑姑、表弟只要有空就开着车带着父亲去周围转,每次去父亲都要抱着侄子想在多抱一抱自己的小孙子,同时奶奶和妈妈也要陪同去,算是给奶奶尽孝吧,一次偶然的下午父亲让我陪他去我们村的山坡上转转说是锻炼身体,一路上我们走走停停父亲一路上给我讲述着他年轻的时候还有我和哥哥的小时候听着听着眼泪就掉了下来,眼看我们就要走完快要进村的时候父亲给我说,不要在给他治疗了这种病是治不好的继续治疗只会让我们背负更多的债务,到头来会人才两空的,我做不到我怎么可以眼睁睁的开着父亲受病痛的折磨啊,含着眼泪笑着给父亲说,不会的现在科学这么发达一定可以治好的只要有万分之零点一的希望我都不会放弃的,我不怕花钱没有钱了我可以赚我还很年轻的看,虽说话是这么说的我知道我这是在安慰父亲回到家第一件事父亲就是抱着自己的小孙孙;

2015年的秋收是父亲最后一次陪着我们收玉米,我和母亲还有三叔在地里把玉米掰好然后父亲开着农用三轮车帮我们拉回家,这是最后一次帮我们收秋,收完了所有的玉米父亲病种了,我们有又陪着父亲去了医院,在医院里我鼓励父亲一定要按时吃药按时吃饭,12月份的时候父亲给我说,本来他想给我买辆车,知道我喜欢车,可是现在的情况是买不起了只能靠我来买了(二叔家有一辆车,之前父亲生病住院都是二叔开车送到医院的平时偶尔也让二叔帮忙办点其他事,但是从来都没有白跑过,作为兄长,父亲每次坐二叔的车或者二叔帮忙送父亲去医院,父亲都主动为车加满油或者请吃饭,父亲知道兄弟回去了肯定也不好给弟媳交代,加之二叔给父亲买保险的事说的不好导致有些矛盾,为此更加坚信了父亲买车的信念,到后来我们跟二叔的关系),父亲说了对于买车他只有一个要求至于买什么车多少钱他都不干涉,父亲说了不管买什么车都要黑色,说黑色的车好打理看着大气

2015年的12月22日我买了人生中的第一辆车,虽说不是什么名贵的车种,但是在我心里那也像宝贝一样,提车的那一晚上我开车去医院,我将车灯打开打着双闪灯,打电话告诉母亲,让母亲拉开窗帘打开窗户扶着父亲站在窗户旁边,我在楼下挥了挥手示意父亲这就是你儿子买的车,父亲看了大概有几分钟,我来到了父亲的病房,在病房里父亲显得格外的激动,说他以后要好好地配合治疗吃药等他病好了他要开车送小孙孙上学,或许是因为这个在随后的几天里父亲对于护士和医生没有之前的那么反抗了更多的是配合,即便是因为治疗需要弄疼了父亲,但是他也会忍者;

医生说父亲的时日不多了,在医院待着也是干耗着浪费钱,母亲不忍心看着父亲回家等候时光,看着父亲一天天渐远的样子母亲背着父亲伤心默默的流泪,当着父亲的面还要一直安慰宽慰他,有一天晚上父亲告诉母亲他想回家了,有段时间没有见自己小孙孙了,第二天母亲让哥哥开车将父亲接回家,这是父亲一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做自己儿子的车子,听哥哥讲,接父亲出院的那天,父亲坐在车里开心的像个小孩一样左摸摸右摸摸,说现在的车就是好回到家里父亲吃了多半碗的粥;在家里呆了有几天父亲说想去壶口瀑布看看黄河,母亲也赞同父亲去,她知道如果这次不去的话估计再也没有机会去了,可是我不敢啊,父亲的病已经到了最后的时间了,身上的癌细胞已经转移到了全身了根本没有办法长时间坐车,我等多的是担心在中途出现意外,就这样至始至终没有让父亲去看黄河的壶口瀑布了却父亲最后的心愿;

该来的还是要来的,2016年的1月14日这一天似乎和往常一样没有其他异常,快要到下午的时候公司领导让我帮他做一张设备合格证由于公司电脑没有装软件,没有做告诉领导第二天给他做好,下班的时候下了一点小雨,虽说是小雨可是在北方的冬天显得更加寒冷,下班回到住处我找了一家公司快速的做好以后将电子版发到了领导的电子邮箱。都说家里有病人最怕晚上电话响,做完了所有事梳洗完我准备睡觉,突然电话响了,我有种不祥的预兆,看了看手机上的来电号码是家里的座机我急忙接起来,电话的那头是三叔的儿子用我家电话打来的,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哥,你赶紧回来,我伯的病发紧,撂下电话也顾不得收拾了拿了东西着急给同事打电话让他送我回家,在我们县城的高速口处二叔的车已经在等候了,下了高速坐上二叔的车我顺道在银行去了三万块钱,我知道父亲不行了要走了,揣上钱一路上我很平静还和二叔聊了很多,二叔告诉我不要难过,这一天迟早要来的,其实这样也好算是一种解脱不用在躺在那里受罪了,当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十二点了,家里的门开着,看到客厅已经有很多人,舅舅,舅妈、姑姑、姑父、三叔、大伯已经邻居的叔叔们,此时的父亲带着氧气已经无法说话失去了知觉像睡着了,母亲轻轻的推了推我示意我叫父亲,母亲趴在父亲的耳边说儿子回来看你了,我拉着父亲的手,轻轻的唤了一声:爸,我回来了,父亲似乎听懂了我说话,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到头就走了,那一刻我撕心裂肺的疼痛,我拉着父亲的手不停地嘶喊着爸,爸,母亲拉扯着我告诉我让我不要哭了让父亲安静的走吧,可是我不舍得啊,以后我回家去喊谁啊,父亲辛苦了一辈子就这么走了还没有享受一天清福,父亲还那样年轻,父亲已经走了在也看不到他牵挂的儿子和他的小孙孙了;

父亲已经走了,需要拔掉氧气管,大伯给我说让我去拔掉,父亲最疼我这个小儿子了,可是我不敢不忍心还期待奇迹的出现,我内心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父亲只是睡着了他还会醒的,看着伤心的我又看着躺在床上的父亲,大伯留着眼泪拔掉了父亲的氧气管,希望他兄弟熬好的走,拔掉氧气管后大伯抚摸着他弟弟的手轻声的说到,你放心吧家里和孩子他会照顾的,不管有啥事都有他在;顷刻间父亲嘴里不停的吐出黑色的水,我跪在父亲的床边一边流泪一边和母亲擦拭着生怕这黑色的水弄脏了父亲的身体;一切都弄完了我打了一盆清水拿了一条新毛巾为父亲洗了脸和脚,希望父亲干干净净的走,母亲想为父亲最后一次换身新衣服愿她心爱的人在天国过得舒舒服服,父亲走了,真的父亲这的走了,从此我就是一个没爸的孩子了,想到这些眼泪就不停的往下流像夏日里的雷阵雨一样哗哗的流着,父亲走了母亲显得一无所处不知道要干啥平日里这个时候他要伺候着父亲翻身做起来等等,可是今天这个陪自己过了大半辈子的人就这样舍他而去了,坐在父亲的床边轻轻的拉着父亲的手默默的流泪生怕吵醒了父亲;第二天一早我和母亲就张罗着给父亲买棺木,由于父亲上边还有一个老人无法给父亲提前准备棺木,只能临时去买,我让舅舅和大伯去操办告诉他们要买好的,父亲一辈子都比价爱好,临终也要给他买一副好的棺木

送走了父亲从此我就和母亲相依为命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