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app

时间: 2018-02-13    阅读: 668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东东

有人说,好看的皮囊嫌你陋,有趣的灵魂厌你俗;好看的皮囊你玩不起,有趣的灵魂看不上你。那么这样的你,该怎么办呢?大约也只能看看爱转角之后还能遇到谁了吧。

好看的皮囊和有趣的灵魂都是上帝设计好的相当厉害的武器,它们杀伤力都不低,倘若侥幸遇上,当如何应对才能毫发无伤全身而退呢?如果只想着得寸进尺,便注定要伤痕累累劫难缠身了。

有人说,济南妹子多水灵,肤如泉水脸玲珑。我想这大概不会是得益于温碧泉,而当为不需要打就能人尽皆知的天下第一泉趵突泉。在人来人往的济南大街上,你只消透过路过的少女的脸蛋,就可略微领略到趵突泉水的味道了,甜甜的,淡淡的更不用说当年在这里出现过迷倒乾隆爷的大明湖畔的夏雨荷了,而网上恶搞的容嬷嬷当真不是大明湖的。不过我倒是好奇济南这以荷花为市花的传统究竟是得益于荷花多呢还是夏雨荷呢?或许兼而有之吧,管它呢,也许周敦颐会来计较一下这个问题,他想必喜欢来大明湖一游的,不爱采菊东篱下,不爱牡丹花下死,独爱小荷才露尖尖角,映日荷花别样红。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多高的评价,其实呢,不过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老周爱莲嘛,自然赞赏有加。说穿了,出淤泥为何不染呢,是因为濯清涟了;濯清涟为何不妖呢,是因为本出淤泥。有清水洗净,自不会染脏;本出身淤泥,哪有妖的资本?这样看来,反倒是那些被风吹日晒和雨淋的菊和牡丹,因没有泉水的滋润与淤泥的松软而显得楚楚可怜呢,不过它们依旧破土而出,鲜艳出众,傲然绽放。

有人说,食色性也。不知此人是孔子还是告子,也许都说过,也许都没有。不过若是为济南发声代言,不妨交给孔子,毕竟他是鲁国人。这一语虽未道破天机,却道尽了人的秘密。唯有美食与美色不可描述与辜负,须得亲自下厨上床玩味品尝,甭管这色是女色还是景色,只不过若是景色,需换成上山或上船品尝,古代文人们的那点儿游山玩水才子佳人酒肉穿肠快意恩仇的雅趣,也就一个不落了。难怪天子呼来不上船呢,贵妃这天姿国色已被老皇帝抢走,醉酒的机会岂能再被无尽繁忙的公务无情占去,自然是自称臣是酒中仙了。美色没了,美景和美食还在,须得有心情来消受,否则哪来的李白斗酒诗百篇呢?江湖泛舟,既能赏到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激荡豪迈,又能品到桃花潭水深千尺的浓浓情意,何乐而不为呢?

食色性也,说得实在准确。既把食字放在头一个,那就先来看看吃,济南的小吃。济南小吃不出名,出名当在芙蓉街。还真是个以荷花闻名遐迩的城市,动不动就是莲花芙蓉的,泉城济南大约也是可以唤作莲城或者芙蓉城的,只是稍显婀娜多姿了些,怕是也违背了那山东出响马,江南出才子,四川出神仙,绍兴出师爷的历史传统,更何况还有那马鸣风萧萧,虎背又熊腰的山东大汉的赫赫名声也与之严重不相符,也就只好作罢。泉城可是和拳城谐音的,这个称呼山东汉子们想必是满意的。

有人说,享誉全国的名菜宫保鸡丁就是来自济南,的确如此。这道菜诞生自晚清,据说当年时任山东巡抚的丁宝桢在大明湖畔发现了这道菜的前身,这位公务员兼资深吃货便把这美食带回府内精心研究,结果拥有着吃的极佳天赋的丁宝桢还真就整出了一个流传后世的美食出来。要说这大清君臣也真是风流,都和大明湖过不去,前有乾隆帝在这里温香软玉,迷恋美色,从此留下了夏紫薇,开启了还珠格格的传说;后有小宝哥在此地口水直流,痴于美食,从此带走了一道菜,诞生了宫保鸡丁的佳话。至于为何要叫宫保鸡丁,则和这位丁宝桢大人的官阶有关,大清给官员授宫保衔,我们在鹿鼎记中熟知的鳌拜鳌少保就是一个宫保,只不过丁宝桢是太保,当然鳌拜叫鳌少保那会儿年龄还小,他长大后自然是比丁太保的官要大的。

宫保鸡丁现在可不能算什么特色小吃,那我们就去芙蓉街的街头走一走。之前我有去过秦淮河畔夫子庙前,那里是南京小吃的聚集地;而大明湖畔芙蓉街前,这里是济南小吃的嘉年华,正好可以来个比较。一到小吃街,令鼻子首当其冲的便是那名号响当当的国足臭豆腐,那简直叫个臭不可闻臭气熏天呐,然而呢,总是会和慕名而来的资深国足爱好者臭味相投,他们吃得那个投入,那个忘我,再没有什么明明就臭烘烘还能让他们心甘情愿往嘴里送的东西存在了吧。吃完了臭豆腐,接下来就可以见识到更是名气响当当的煎饼卷大葱了,这是纯正的山东风味,煎饼不说了,山东莆田举世无双。要是你敢嚼一根山东大葱,哪怕你是小仙女,也得给辣成喝了女儿红的孙悟空,尖嘴猴腮,呲牙咧嘴,上蹿下跳,又哭又笑,俨然一个入乡随俗的女汉子。要说猪鼻子插大葱是装相(象)的话,那煎饼卷大葱就是真香(象)了。好了,就不和大葱过不去了,初来乍到就品尝这么刺激性气味的两样小吃,也是吃货无畏了。下一站来到了一家店,只见招牌上赫然写着七个大字:成皇鸭血粉丝汤。这个感觉好熟悉,咦,逛南京夫子庙时,也到处都是鸭血粉丝汤,看来品牌和风味不一样,不妨一尝。你看,毕竟是北方,帝王将相辈出之地,不似南方那般儿女情长温玉软床,开口就是成皇,其实济南哪里有什么成皇,不过是借城隍的谐音罢了。反倒是南京,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六朝古都呢,就算皇上不多,也得有百十来个吧。这汤味道不错,值得一喝,毕竟是号称齐鲁第一汤呢。吃也吃了,汤也喝了,那就打个饱嗝儿,加快速度把剩余的几样小吃闻个尽兴好了。你看那边有圈圈圆圆圈圈,甜甜黏黏甜甜的油旋,一圈又一圈地纠缠不清,黏黏糊糊地瓜葛不断,显然是小情侣们的最爱,热络地将吃油旋和接吻这两个动作放在一起进行,吃个尽兴,也亲个尽兴。当然油旋风味多多,也有咸咸黏黏咸咸的,可能大葱味儿的也是有的,不过会不会遭到你的另一半嫌弃,就不好说了。哇,前面那个是什么,传说中的章鱼小丸子,我不止一次把它记成樱桃小丸子。嗯,真香,哪里有樱桃味儿么,百闻不如一见,应该不会再记错了吧。再到下个胡同,就见到了用荷叶包裹着的老济南叫花鸡,鸡肉香夹杂着荷叶香,香气四溢,鼻子受到这样的撩拨挑逗,已经不顾体面,开始不安分起来,动啊动的,哇,图图会动耳神功,原来我比他还厉害,我会动鼻神功。在南京的时候,处处见到的是咸水鸭,在济南则变成了叫花鸡,倒也是蛮有道理的,本来嘛,北方多土,南方多水。鸡打鸣,豪气冲云天,远在天边的太阳都被吵醒,似北方汉子的彪悍;鸭叫唤,温柔似海绵,近在旁边的鱼儿都听不见,像南方姑娘的亲善。总之呢,北方风味,热烈滚烫直接,从鼻孔侵入全身;南方口味,则九曲回肠环绕,从舌尖弥漫心头。从南京吃到济南,各种滋味,真是妙不可言那。

美食就算侃完了,就此打住,接下来看看美色的风韵是如何地让人心生向往,一发而不可遏制的。

有人说,徐志摩的死和济南有关,这话没错。一则他是在济南死去的,而且死在半空中,当时恰逢这里大雾,他乘坐的飞机在此失事;二则这架失事的飞机名为济南号。一代青年才俊,诗坛大拿,命陨于此,令人扼腕,唏嘘不已。然则你只知道故事的结局,却不知道故事的开始,若想触碰故事的深处,还得回到故事本身。诗人徐志摩是从上海辗转到南京然后从南京飞往北平的,只不过未等到达目的地,便已葬身在济南高空。他去北平是为了听林徽因的一场演讲,可是人们常常将徐志摩的死归因于他的太太陆小曼,林徽因是那个不相干的人。陆小曼本人也是这么认为的,徐志摩死后,她一反常态,从此闭门谢客,不再出入风花雪月之地,彻底退出了十里洋场交际圈,一代名媛,心怀歉疚而引退,却是拿一位杰出诗人的命换来的。那么只是陆小曼对不住徐志摩么?恐怕婚姻里的事,从来都不应该只要求一个人负上全责。

有人说,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这话在志摩死后就出现在了小曼的卧室,他们之间确实太过悲剧,上演了这出长恨歌。小曼的性情大变证明她还爱着志摩,而在飞机的残骸处只发现了志摩的一样遗物,就是小曼曾亲手画的一幅画,被小心地放在一个铁盒子里而幸免于难,志摩也是深爱着小曼的。也许志摩的北上,不过赌气而已,也许是他太累了,需要去透透气。总之,在志摩离开上海前,他还和小曼大吵了一架,他的金丝眼镜也被小曼用她的烟枪打了个粉碎。没错,小曼的烟枪,这个女人,已经开始迷恋上吸食鸦片了,她抽烟,打牌,参加各种舞会,是朵红极一时的交际花,早就有红杏出墙的流言传出。即便如此,志摩仍为她辩解,她是个多情的女子,但只爱我一个。后来,他的辩解越发无力,甚至带着自嘲的味道,读来让人心酸。他说,烟雾缭绕的舞会上,只能谈情,不能做爱。话说到这份儿上,还能怎么样呢?其实,为了供养太太的挥霍无度,志摩早就在南北两地之间来回奔波,陆小曼不肯离开上海那十里洋场,徐志摩便只得工作家庭来回跑。他同时在三个学校教书,并且赶写了大量诗作,以赚取更多的稿费。徐家本不同意他俩的这桩婚事,陆太太又这般不顾家,不识大体,终于断了和徐志摩的经济支持,他们的生活更艰难了。当初的诗意和浪漫也饱受摧残,两颗心爱是还爱着,只是这诸多的难以忍受让他们的心不知该往哪儿搁。小曼在舞会上四处留情,想找到被生活消磨掉的往日激情。志摩则在一片心灰意冷中忆起了往日女神林徽因,他要去找她,诉说这无尽的苦闷,毕竟他们曾经那么地懂得彼此,了解对方。据说,在出发前,志摩给小曼写信了,其中有提到徐州附近有大雾,不想去了之类的话。大约小曼并没有放在心上,未曾理睬。才华横溢的诗人带着一片悲凉和失望走上了不归路。死讯传来,林徽因昏倒,陆小曼震惊。从此,陆小曼背负了无限的悔恨,也只能在此恨绵绵无绝期中碧海青天夜夜心了。这样的两个人,何以要遇见,互相不放过对方呢?故事还得从头说起,这和林徽因的选择不无关系。

有人说,志摩热情似火,小曼温柔如棉,两个人碰到了一起,自然是烧成一团。可在此之前,徐志摩是邂逅了林徽因的,那才是他真真正正的心底女神,而女神也似乎心仪于他。他们初次相遇是在欧洲,徐志摩年纪轻轻就已显露才情,当时更是在英国留学。而林徽因则随父到访瑞士,林父因公事常常要去开会,经常一走就是几天。正值二八年华的林小姐,已懂得情为何物,多年后在给好友胡适写的一封信中,她坦承当年自己一个人在偌大的房间里吃饭,睡觉,是怎样的孤独,寂寞,她说她坐上椅子双脚离地双腿悬空时,心里也觉得空落落的,老是会幻想坐在对面的是一位风度翩翩美少年,举手投足间诗意尽显。少女怀春是有强大的感召力的,尤其这位少女还是世间少有的才女,这股子力量更是大得惊人,许也是受了天意的眷顾吧,天才诗人徐志摩就这样毫无征兆地闯入,被爱神丘比特送入她的心房。这位徐公子和她臆想出来的在对面餐桌上与她共进晚餐的美男子简直一模一样,甚至更飘逸,更俊朗。他们开始了频繁的书信往来,中间夹杂着不少秘密约会,才子佳人,花前月下,每每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即便没有把酒言欢,却也诗意盎然呐。这一切发生得太快,谁都来不及好好思量,为爱痴狂,不如说是食色性也,天才诗人也不能免俗。其实,徐志摩此时早有原配张幼仪留守家中,她对林徽因的追逐乃是一段婚外情,然而,他爱得一发不可遏制,诗人都是带着点天真的,他们靠幻想认识这个世界。林徽因回国了,他从欧洲追她回国,这边开始忙不迭同妻子张幼仪离婚,那边浪漫的求婚信已送往林府。天才被龙8国际app冲昏了头脑,决绝起来是残忍的,她让妻子打掉腹中胎儿。张幼仪可怜兮兮地说,我听人家说,打胎可能会失血过多而死人的。徐志摩却一点儿夫妻情分也不讲,冷言冷语道,还有因坐火车死掉的呢,难道人家便不坐火车了。狠心如此,又奈之何,天真的徐志摩想必没有想到聪慧的林徽因毕竟和女人是同一类物种,从母系氏族进化到父系氏族,那族权可是男人们抢夺过去的,本质上,男女关系是一种敌对关系,一方要牺牲色相,一方要牺牲精力,后来发展得浪漫了,也便成了龙8国际app。林徽因想必从张幼仪那里看到了未来可能会有的危险和悲惨遭遇,女人总是比男人早熟,心思缜密而周全,不能全凭冲动胡来而不为未来打算。林父替女儿回的拒绝信客气而不留余地,林徽因不忍心亲自伤他的心。林徽因爱徐志摩,可她的聪慧与成熟让她选择了梁思成。婚礼上,梁思成问她,为什么选择我?林徽因答,这个问题,我要用一生来回答你。

事实表明,梁家的声望远超过徐家,梁思成的父亲梁启超声名显赫,就连徐志摩也拜入师门,成为梁启超的座下大弟子。再加上林徽因的母亲本就因为父亲爱上别的女人而郁郁寡欢了一生,林徽因岂能容忍自己再去毁了另一个母亲的幸福。尽管她事实上还是搅扰到了这个家庭,可是错已不在她身上,她作出了正确的选择,谁让她那么吸引徐志摩呢,这个年轻公子孤注一掷,铸成大错,也许就算没有林徽因出现,他也会钟情于别的女子,食色性也,自古皆然嘛。的确如此,在拒绝信的打击下,他发誓要在这茫茫人海中找寻那唯一的知己。上苍再一次眷顾了这个有才华的人,至少在当时的徐志摩看来是眷顾,又一位风华绝代,甚至神韵比林徽因更佳的女子出现在徐志摩的视线里。不同于二八年华的青涩含蓄,这位陆小姐出身名门,且已嫁给了一位少将,不再是芳龄少女,但却是集万种风情于一身的少妇,琴棋书画更是样样精通,那曼妙玲珑的体态身姿,经岁月的重重修饰,在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凝固男人视线的气息。我的手只想放在你的腰身,我的口只想触碰你的红唇,那身段儿,独属于陆小曼,魔鬼和天使都不曾有过。而那位少将王庚拥有如此娇妻美眷,却不解风情,不能与之游长城,逛香山,赏红叶,品茶茗,而这些都留给了以后的徐志摩和其共度良辰。说起来,王庚也是憨得可爱,徐志摩和他本是师兄弟,师出同门,都是梁启超的得意弟子,因此也常有机会到访王府,而这位王少将每每忙于公事之时,便让志摩带着他的娇妻去嬉戏玩耍。这可真是上帝成全呀,才子的诗歌宛如糖衣炮弹,轰炸了小曼的心房,令她魂不守舍,满心惦念。少将的婚姻开始出现危机,许是不够爱她,许是作为一个将军的性情使然,王庚竟同意了小曼的离婚请求,并祝她幸福。

有人说,我想要很多很多的爱,如果没有,那么很多很多的钱也是可以的。这话肯定不是陆小曼说的,她本就出身名门,还嫁入少将府,锦衣玉食,别墅豪宅,自是应有尽有。可她觉得不够,常常抱怨无人能懂,谁能解我情咒,谁能与我共舞,她渴望的是很多很多的爱。所以,徐志摩一来,她便要跟着他走,他的诗换不来很多很多的钱,但却足够堆砌起一个爱的王国,陆小曼摇身一变,从贵妇人变成了娇公主,从此住进了徐志摩的城堡。他们的婚礼并没有得到多少友人的祝福,反倒是徐志摩的老师梁启超给出的证婚词给他们的结合蒙上了一层看不见的阴影,梁公直言不讳,毫不客气,徐志摩你性情浮躁,做学问没有什么大成就,做人就更是失败,用情不专,日后当引以为戒,切莫再生事端。陆小曼你轻浮浅薄,不守妇道,另觅新欢,着实不可原谅。你们两个都是过来人,望好自为之,踏踏实实过日子才是。

不过,新婚燕尔,他们很快将这婚礼上的不快抛诸脑后。陆小曼常常对徐志摩撒娇:志摩啊,我吃不下了,这剩下的你替我吃了吧。徐母眼见儿子吃那已然凉了的饭菜,心中已是不快。这边还没来得及责怪,那边小曼又娇嗔道:志摩啊,快,抱我上去吧。徐家对这个新儿媳愈发不满,最后竟一气之下跑去找前儿媳张幼仪去了。也许陆小曼天性里只做得贵妇吧,激情日渐消褪,她不再满足于只做那个被徐志摩宠溺的娇公主。始终像她这样的贵妇还是要回归交际场的,十里洋场才是她尽情展现自己风情万种的最佳舞台,身为名媛,身为一朵万众瞩目的交际花,她怎甘心只为一人开放,哪怕这人再怎么和别人不一样。她喜欢那种在云里雾里找不着北的感觉,花非花,雾非雾,金履慢移莲花步。徐志摩的诗也是有保质期的,对陆小曼来说,还是失效了,远不如打牌,抽烟,跳舞来得那般纸醉金迷,神魂颠倒。许是上苍也发现他对徐志摩的眷顾原来是个错误,想要把他从这场错误中解救出来,于是就接他逃离了这个已不再属于他的世界。自号云中鹤的徐志摩竟真的在云中驾鹤西去了,天才诗人陨落,引得一众人等哀叹,可于他本人来看,他集那么多苦闷而写成的诗歌恐怕只有天国的女子才真正看得懂吧。

有人说,醉过方知酒比水浓,爱过才懂情比义重,你不能写我的诗,正如我不能入你的梦。人呵,本来自由,却非要寻个枷锁;本来独立,却非得找个依赖。那么我们爱得死去活来究竟是为了什么,爱的存在是为了什么,其实很简单,龙8国际app就是为了给你提个醒,你是天才也好,仙女也罢,随时随地都会犯错,爱便爱了,狂便狂了,负起责来就是,总得有人承担不是。

孔子说,食色性也;荀子说,化性起伪。徐志摩天真地选择了全凭本性,林徽因聪慧地选择了深藏心底。林徽因是爱过徐志摩的,少女不谙世事的春心萌动也许不能算数,但直到徐志摩死后她都常常提起那心心念念的过往,从未忘记这个曾经的心上人,可见那份情怀多么深沉而厚重,这也是为什么林徽因明明是嫁给了梁思成,我们却都觉得她恋着徐志摩的原因。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子,里面却爬满了虱子。你瞧,谁伪谁真,谁又说得清呢?多情总被无情恼,到底是谁多情谁无情呢?同样说不清楚。

有人说,徐志摩和林徽因很像,他们的生命中都出现过三个人,这三个人当中都有一个是对方。徐志摩的三个人是:张幼仪,林徽因,陆小曼;林徽因的三个人是:徐志摩,梁思成,金岳霖。有趣的是,陆小曼与徐志摩的结合被说成是林徽因的成全;而为林徽因终生未娶的写下那句有名的你给了我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我将用一生来偿还的金岳霖则是徐志摩亲自送到林徽因身边的。然而,林徽因实在是聪慧过人,她经受住了两次重大考验。拒绝了先来的徐志摩,也拒绝了后来的金岳霖,唯独选择了在她的生命次序中出现得不早不晚的居中的那个人,完成了她美满的婚姻。尽管她曾向丈夫梁思成坦承,她爱上了两个人,一个叫徐志摩,一个叫金岳霖。可是她的智慧让她懂得适时拒绝,成就了民国才女的传奇。

有人说,讲了林徽因,谈了陆小曼,确实是天姿国色,活色生香,色便色了,可是说了这么多,好像没有太多和济南有关的呀。不,这故事,我是在济南才知道的。

只是,有这么多人说,能有那么多人听么?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