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app

时间: 2018-01-30    阅读: 3 次    来源: 会员
作者:天空之城

我尚且还停留在九月的艳阳天,那时新生开学的热闹场景还历历在目,一切却已是那么那么长久时的事了,并在时光的行走中惹满尘埃。

这抓不住的短暂又长久的时光,注定让一些曾用力珍存的东西日渐消逝,也注定让一些曾轻若拂尘的东西更具意义。我不想承认是时间改变了我,时间只是一个不老美人,以一种看遍世间百态的姿势看你、我、他在所谓人生的这条路上演绎着林林总总。

偏偏是时间改变了我。

大概心境有所不同,习惯了浅白的文字,再也写不出如以往那般辞藻华丽的诗;曾暗恋几年喜怒哀乐只为他的那个人,最后也在这个冬天选择放下与遗忘;不再在意朋友未放在心上的约定,因为渐渐懂得半饱的生活状态才是最合适的;自我疗伤成为一项常用的生存技能

我不是一个用尽力气拧不开矿泉水瓶盖的软妹子,也不是一个能一口气将行李箱提上五楼的女汉子,我曾无数次想到死亡,想到我某天出门被车撞死还来不及说遗言,想到某天一睡不醒还未告诉爸爸其实除了爷爷奶奶我也爱他,想到我连我只想活到50岁这个心愿都没达成想到这些,我总是害怕,害怕时间不够长,不够我好好生活、好好爱。

可是,我从未想过他人的死亡,那是一件令我极恐惧的事,好好的一个人,一下子就从我的生命中消失了。爸爸发微信说姑姑被车撞了在重症监护室还未醒来的那一天,我并未感到害怕,那时候我坚信她会醒来,就像爸爸曾经重病住院后来好起来一样,我相信我们一大家人还会一起度过好多个日子。然,一切都在我的那个梦之后变成了现实,12月8日,姑姑终究是在沉睡中去了。

我心底曾笃信的东西,在爸爸的一通电话后被捏得粉碎,我该哭泣的,我却像极了一个看惯生离死别的医生,无比平静,不诉说,不解释。

那一瞬间,我想到爷爷奶奶,这世间最残忍的事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爸爸的沙哑哭腔在我脑海里回响,我都失了勇气给爷爷奶奶打电话安慰,我从未想过失了姐姐的爸爸、失了女儿的爷爷奶奶是怎样的心境。直到一周后的昨天,给他们打电话依然不敢提及姑姑的事,怕自己难过,更怕他们难过。到电话的最后,奶奶带着很难察觉的哭腔轻轻地问我要是姑姑回来了,你回来吗,眼泪就簌簌地往下掉。

也许很多人无法理解,不就是姑姑去世了吗?又不是爸爸妈妈爷爷奶奶,有那么伤心难过吗?大概是极少有人能理解一个没有体会过多少母爱又善感的女生到底有多珍惜来自亲人的疼爱、多看重亲人,我想。

我回想那些被她疼爱的日子、那些被她带着去看病的日子,回想她笑说我得找个怎样的男朋友,回想她为我兑红糖水的宠溺那些音容笑貌,终究将永远地封存于我的记忆里,终究,我是此情可待成追忆,她是轻舟已过万重山。

从来不脆弱。其实,如若真的有那么一个对的人,可以安静地哭,又何须这般隐忍平静。

我想,另一个世界应当是温暖的,要不然,时光老人不会舍得将她带走,留下身后亲人的心痛悲伤。

最终,我们都是被这个世界偷偷爱着的人。愿另一个世界依旧是温暖明朗的。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