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app

时间: 2018-01-25    阅读: 45 次    来源: 会员
作者:小鱼在水游

2002年表姐来我这里渡假时穿的,离开的时候没有带走,缘于背包装满了,再也没有放入一双鞋子的空挡,就留下了,并告诉我:哪个朋友喜欢就叫她拿去穿吧,鞋子都是好好的。我说:好吧。

人走了,鞋留下了,我领起那双高跟鞋仔细端详,鞋子并不是很时髦,但质量很好,黑色绒面,只遮住了前面一点点脚趾,其他的都是一些带子。鞋跟比较高,从鞋尖到鞋跟过渡的线条很美。鞋子里面的底是金色的,大概穿的时间长了,颜色被磨掉了一些。我把鼻子凑近闻了一下,一总淡淡的难以形容的味道,不臭,也不香。

收拾房间的时候在表姐曾经放衣物的地方发现了一小塑料袋衣物,以为是她落在这里的,赶紧打开看,原来是一些内衣裤和丝袜。把它们全倒在床上一件件看起来都没法再穿了,有破的,有脏的,估计是她不要了。女人啊,总是这么粗心,这些东西既然不穿了怎么走之前也不扔了呢,等谁收拾呐!这些东西连同放内的其他垃圾我就一股脑全倒入垃圾道了(现在想起来有些后悔)。

第二天表姐打来电话,说:走的时候忘了件事,衣柜里有一个小塑料袋你帮我扔了吧,我不要了。

行拉――,这还用你说啊,我昨天就扔了。

嘿,那就行了,没事了,你一个人好好的啊,拜拜

表姐是个漂亮的成**人,住在我这里的时候丝袜经常穿,腿部也比较修长,漂亮是漂亮,就是有些邋遢,这一点是女人不应该有的。你就说这袜子吧,换下来的从来就没有一次放在应该放的地方。床上有,沙发上有,我的电脑边上有时也会出现一团。家里有时来客人,见到这些东西总会给我暧昧的一笑,我只有大声喊道:姐!你就不能收拾收拾!以此来证明我的清白。而她总是那一句:哦!我忘了,就来!

还有一次,我回到家比较晚,她正在我的电脑上打游戏,我问她:有饭没?她连忙起身说:有啊,等等我给你热热。就去了厨房。我就做在电脑边上继续打她没打完的那个游戏。边打就边闻到一股臭袜子味,我还以为是自己的脚呢,凑近一闻,没味啊!再往四周一看才发现显示器边上有一团她脱下来的连裤袜,我气愤地两个指头领起那双丝袜捏着鼻子走到厨房对她说:

姐,我说你这袜子胡乱放的习惯我就不说你了,怎么还这么味儿啊!

她一边翻着炒瓢一边大声喊:就这味儿!怎么啦?!!闲味你别闻啊!谁叫你闻来着。去,帮我扔洗衣机里去!

靠!反而搞的我里外不是人。

我嘟囔着:谁他妈闻啦。

其实她的袜子一般不是很臭,没什么味,怎么今天就,哎,不说了。

晚上吃饭时候,我问她白天去哪玩了,她说去这,去那,反正从我早上一上班后,她就出门了,逛了一整天。

我表示恍然大悟说:哦――――,我说呢!

你说什么?怎么了?

我说你今天袜子怎么这么臭啊――

她着急地大声说:你胡说!你姐什么时候脚臭过。你姐的脚最香了。

你不信你自己问问去!还好意思说香呢。呵呵

我不闻,要闻你闻去

我闻?你当我是白痴啊?好好好!我正吃饭呢,先不和你谈论这这个问题!你叫我 闻那个,我怕我闻完了吐你一脸

她张开嘴笑。

上篇说到了和表姐玩游戏过程中发生的一件小事,呵呵,虽然趁机品了一回表姐的玉足,但日后也并没有就此放开胆子了,毕竟她是我姐。可是,小插曲还是会不断出现的。

表姐买了一打新丝袜,我也不知道什么牌子,在百盛买的,好象很贵。她外面一回来时拎了2-3个塑料带,我以为是食品,就打开逐一检查:面包,酸奶,布丁,衣服,纸巾还有一打丝袜。

翻什么翻?没你的。表姐脱下高跟鞋,头也不抬的说。

叫你帮我买的萨其马呢?,我一边看着丝袜的包装一边疑惑地问。

呦!我忘了!,她拨开脸上的秀发盯着我,似乎准备接受批评。

光顾着自己,我嘟囔着,哎这打丝袜是给我买的吗?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